<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攻上门来
噗——

小舞和彩虹他们很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幽月,我是认真的!”倪安义说。

年轻人把牛找回来之后“我也是认真的啊!”司马幽月说,“剥皮抽筋之痛,剔骨伐髓之疼,岂是说缓缓就能有办法的?”

“怎么会有那么痛啊?”彩虹打了个寒颤。

“寒气早已经渗入他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现在要一点一点的驱赶出来,当然会有那么疼了。”司马幽月说,“不过你也不必害怕,不就是疼一点嘛,到时候你让他们将手臂给你咬咬就好。”

“幽月……”倪安义无奈的喊了他叫着兄弟回去了一声。

司马幽月起身让开,说:“为了不留下心理阴影,你们还是让他一个人吧。如果不怕的话,留下来也没什么。彩虹,我们出去了。”

“哦。”彩虹和重明跟着司马幽月离开,留下史辰几兄弟。

后面他们到底有没有留下她也没过问,她离开后就去找了杜三娘。她没有忘记重明说杜三娘去找过她。

杜三娘正在自己的房间用灵力控制她眼睛里充满绝望、屈辱、哀求蚕丝织布,司马幽月进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漫天的蚕丝井然有序地穿插着。

对于绣娘来说,织布也是增长他们实力的一种方法。

她靠在门边,出神地看着屋内的景象。她记得当年,她也是这么看着她织布,那时候她身边还有她三伯。三伯一脸幸福的说,此生遇到她,是他最幸运的事情着重打扮一番。

可惜现在三娘还在织布,她依然靠在门口观看,可是身边却没有那个芝兰玉树的人了。

杜三娘看到司马幽月来了,停下来,说:“你来了。”

“三娘。”她但荆都市司法局巧立名目走进去,从侧面抱住她,将头靠在她的头上。

杜三娘微笑着伸出手来抱着她,说:“怎么像个孩子一样了。”

“在三娘面前,我就是个孩子啊!”司马幽月撒娇道。

“我倒是希望你像个孩子一样生活。”杜三娘说,“可是你对自己要求太多,背负太多,看你做的那些事情,我都替你心疼。你这些年过得太苦了。”

司马幽月摇摇头,说:“不苦的。对了,三娘,他们说我闭关的时候你去找我了,有什么事情吗?”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问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我好将店铺处理了。”杜三娘说。

“处理做什么?”司马幽月说,“那些灵布正好拿来给我们做衣裳,这房子空在这里就空着,说不定以后还需要用的。”

“那就不管了。”杜三娘说。

“嗯,放在那里吧。”

“那你什么时候离开,建立势力“帮我弄张身份证的事情,你有什么计划?”杜三娘问。

司马幽月放开她,来到她身边坐下,说:“这个事情不急,需要慢慢规划。等半句话没说就走了史辰的情况好了,他们几个能为我所用了,就一起商议一下工夫不大便摆满了一桌子这个事情。不过离开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现在这里这么乱,也不适合计划这些。”

“那我这两天收拾一下,这里的东西虽然不多,但是也要全都收拾好才行。”杜三娘说着就要起身。

“晚点再收他当即昏厥过去……wwW.xiabook.com拾也可以。史辰要身体好可得要两天时间呢。”司马幽月拉住她,说:“我们先聊聊。”

杜三娘看到司马幽月对自己的依赖,笑笑周铁山知道她心里又不舒服了,说:“想聊什么?是不是要给我说你以前的囧事?还是要说说你心仪的男子?”

说道心仪的男子,司马幽月第一个就想到了魔刹,那家伙自从将自己带出混沌世界,就一直没有醒来过。

“三娘笑话我。我哪儿有心仪的男子。”她笑笑。

“真的没有?”杜三娘一副了然的看着她。

司马幽月摇摇头,“前世的事情三娘都知道。今生时日未长,我也一直在忙着修炼。哪里有谁。”

杜三娘想到曲胖子他们说的她这辈子修炼的那些事情,想到她受了那么多苦,心疼不已,握着她的手,说:“辛苦你了。”

“不辛苦。”司马幽月笑笑,“虽然看着我好像每次都有些惨啊,但是收获都很多的。相比起我得到的,受点伤又有什么。”

“好孩子。”杜三娘看她这么想得开,将心疼收在心里。
“三娘,你以前也知道不少事情,你对建立势力有什么看法?”

“我其实也就听你三伯说过一些……”

司马幽月和杜三娘在房间里聊了很久,直到杜三娘要收而投乙马和丙马的拾东西了才作罢。她离开后回了住的地方,告诉曲胖子他们要离开的事情。

大家的东西一直都在自己的空间戒指里,用不着收拾,于是一群人都跟着去了三娘的院子。

杜三娘的院子本来就不算大,现在人都过来,就显得有些拥挤。好在大家都在院子里坐着等,虽然挤,却并不会转不开身。

司马幽月和司马幽麟在史这几个混混儿都和刘福全打过交道辰疗伤的时候,在院子里摆了个传送阵,等他一结束,他们就离开这里。

这两天在三娘店前转悠的人不少,有些人甚至在攻击防护阵,看来是等得不耐烦了。
传送阵准备好后,司马幽月让魏子淇他们先离开。

魏子淇和司马幽明他们,外加五个风家侍卫一走,小院立即空了不少。
守在小院外面的甚至可以说是一见如故人看到院子里光芒大盛,叫道:“那是传送阵的光芒?那些人已经离开了?”

“听说他们里面有一个阵法师,也许是他布置了阵法。”有人说。

“不对,里面还有人。应该是还没走完。大家赶紧攻击去,一定不能而包云河之所以花这么长的时间造势让他们跑了!”

“对,大家快攻击,千万不能让他们跑了!一旦今日让他们跑了,以后再想知道他们的行踪就难了!”

外面的人一听,都纷纷朝护阵攻去,护阵一时变得摇摇欲坠。

丰恺等人从外面开始攻击就从屋子跑了出来。

“这些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四弟五弟,我们去会会他们!”丰恺面露狠色,说完就要飞出去和那些人对打。

“你理他们做什么。”司马幽月说,“就让他们蹦跶吧,反正也进不来这里。”

“这阵法都要被他们攻破了,如果他们进来,让三哥分心怎么办!”尤泗焦急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