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忍无可忍
偏偏李芸欣还在一旁不停地叫嚣,大声地说道:“苏慕容,你妹妹就是个贱人,被人弄大了肚子,又被人抛弃,哈哈,难怪你们不敢报警,怎么也知道丢脸了吗?”

苏慕容的脸色再次发生变化,沈渊在一旁早已经紧紧捂住了拳头,若不是莫释北就在旁边,只怕他早已经动手了。

看着李致举着苏慕容的手,莫释北也冲了过来,眼神冷冷地望着李致,警告道;“你最好松手!”

李致却并没有理会莫释北,反而一直紧紧地盯着苏慕容,冷静地问道:“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苏慕容一愣,接着就看到李致松开了自己的手。

莫释北迅速搂着苏慕容退后了两步,眼里多了一丝责怪。

苏慕容心里也有些歉意,知道自己是冲动了,可是李芸欣那番话,她实在是忍无可忍。

李芸欣还在旁边不停地刺痛着苏慕容的神经,她的内心感到一阵快慰。

出乎意料的,李致一转身,抬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打的李芸欣翻滚在地。

苏慕容不由地睁大了眼睛,这李致不是来给李芸欣出头的么,怎么这会儿还打起来了。

李芸欣也是被晕的,嘴角都渗出血来了,看着李致还要上前,她也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一脸惊恐地说道:“大哥,你疯了,你打我做什么。”

“我不打你,就要轮到别人来打你,李芸欣你是没有脑子还是被那个男人迷昏了,他既然能抛弃之前的女人,还狠心杀了自己的孩儿,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你还不清楚,你还这么倒贴,你让我们李家的颜面何存!”

李致一脸愤怒地吼道,李芸欣从来没有看到李致如此愤怒的一面,吓得身体一哆唐帅发现肖芳芳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嗦,心中抱怨地话也说不出来了。

苏慕容拉着莫释北,也要离开了。

临走前,苏慕容淡淡地看了李致一眼,而后说道:“李总,我打人是我激动了,不过我也是为了你妹妹好,现在一冲动,很有可能就是跳入一个深渊!”

李致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他从来没有别人当中教导过,这简直比直接扇他的脸还要痛苦。

偏偏是自己的妹妹做的太难看,这时候让他一句话都无法反驳。

“苏慕容,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你妹妹是个贱人,她就算是死了,也活该!”

李芸欣躺在地上,眼里依旧恶毒无比,冲着苏慕容就是一阵狂吠。

这下,苏慕容是忍住了,她深吸了两口水头已经滚了过来气,直接对莫释北说道;“老公,我们走吧。”

“你给我闭嘴。”等人都走了之后,李致也一下子爆发了。

李芸巩立功说欣被吓得一下子就没声了,李致走到宋易熙身边,看着他一脸痛苦的样子,他直接警告说道:“宋易熙,我不管你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我警告你,别招惹我妹妹,否则有你好看!”

宋易熙嘴角划过一丝嘲讽的笑容,但也只是笑笑,并没有吭声。

李所谓不会开车芸欣一下子就冲了过去,而后拦在了宋易熙的面前,和李致对峙说道:“大哥,我不许你这个和宋易熙说话。”

身后,宋易熙挣扎着站了起来,轻轻地说道:“芸欣,我没事,跟你哥回去吧。”

“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我这么放心回去。”李芸欣一转身,就对宋易熙怒吼道,眼泪也瞬间落了下来。

宋易熙苦笑一声,想要擦掉嘴角的血污,如此狼狈的一面,被人看到,还真是不好。

“芸欣,我没事,我只是不想让你看到我狼狈的一面,你走吧。”宋易熙撇过脸,背对着李芸欣,淡淡地说道。

李芸欣一愣,眼前想起了宋易熙那带着几分高傲的眼神,她知道,宋易熙是想在自己面前,保留最后一点尊严。

李芸欣的眼泪啪嗒啪嗒直掉,她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好,我走,宋易熙,你一定要去医院,我不想看到你这样!”

李致懒得听两人废话,他直接拉过了李芸欣,伸出一根手指头,警告道:“宋易熙,我劝你最好长点记性,要是再让我发现你和妹妹在一起,跟他没关系我打断你的腿!”

“哥!”李芸欣愤怒地叫了一声。

李致可不管李芸欣愿不愿意,硬是生拉硬拽地拉走了李芸欣。

办公室里只剩下了宋易熙一人,相比于刚才的热闹,此时宋易熙内心凄苦一片,他冷笑一声,坐在了办公椅上。

许是腿骨折了,稍一用力,宋易熙不由地皱起了眉头,疼的呲牙咧嘴。

一直在外面没敢进来的秘书,此时也打开了门,看着宋易熙一脸狼狈的样子,连忙小声地说道:“宋总,要不要送您去医院?”

“都给我滚出去!”宋易熙大声地咆哮道,一挥手,满脸不耐烦。

同样的,他也被疼的龇牙咧嘴,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宋易熙嘴角划过一丝冷笑,苏慕容真以为这办公大楼到了自己手上,她还能随随便便地收回来么。

他宋易熙早已经不是之前的宋易熙了,如今宋氏虽然比不上莫氏,但对付一个苏氏还是绰绰有余的,谁玩掉谁那还不一定呢。
电话突然打进来,宋易熙看了一眼,嘴角的笑容愈发阴险起来。

“我看莫释北朝你的方向过去了,是不陈春方满身酒气是他发现什么了?”电话里,顾念一脸紧张地说道。

宋易熙擦了擦嘴角的血,又吐出血水,直接说道:“我这边没事,他们没有证据能耐我何,倒是你那边,不是说苏慕容马上就要离婚了,怎么现在还不过了没有动静。”

电话里传来一声冷笑,顾念缓缓地说道:“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着急了,老爷子那边已经没有问题,就等着让莫释北屈服了,只要你那边不出问题,我们的计划自然能成功。”

“你有这个信心就好。”

宋易熙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若是苏慕容没有了莫释北做依靠,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还要得意多久。

今天的屈辱,他一定要原封不动地还回来!

休息了一会儿,宋易熙才给姜由打了一个电话,让他送自己去医院。

这脸上的伤,怕是有几天不能出去见人来了。

另一边,苏慕容上车之后,还是觉得有些气难平。

宋易熙实在是太可恶了,还有那个李芸欣,简直就是三观不正,她越想越气,就直接对身边的莫释北说道:“你说那个李芸欣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宋易熙那样的人渣,她居然还要维护,我看她……”

苏慕容气呼呼地说着,话说到一半,却见莫释北的脸色早已经阴这是人类才有的毛病啊!看看那些虎呀豹的沉地做个小组长之类的可怕,一想到今天自己的冲动,苏慕容也不由地垂下了头,一阵心虚。

莫释北是带着一股气去的,他已经极力隐忍着不去发作,看着苏慕容还没有丝毫收敛,他也一下子就爆发了。

“车停在边上,你出去!”莫释北一脸愤怒地望着苏慕容,却是头也不回地对沈渊说道。

沈渊也知道,这次他和苏慕容算是触碰到了莫释北的逆鳞,沈渊呆在车上没动,低下头请罪说道:“莫总,这件事情全怪我,我不该动手打人。”

莫释北的眉头一下子就挑了起来,“你的事,待会儿再跟你算账。”

“莫总……”沈渊一脸忧心忡忡。

“沈渊,看来,我的话你是越来越不放在眼里了。”莫释北回过头看了沈渊一眼,淡淡地说道。

说的沈渊从那烟雾里看去心里一沉,最终还是下车了,“莫总,我先下去了。”

待车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莫释北的情绪依旧没有缓和下来,苏慕容也不让外人看到知道自完全不像一个嫂子跟小叔子说话己这次是犯错了,连忙就要朝莫释北怀里靠。

“老公,这次是我冲动了,我道歉好不好。”苏慕容一脸撒娇地说道。

莫释北脸相信你也会苦尽甘来色依旧冰冷,他斜睨了苏慕容一眼,冷冷地说道;“你还知道自己错了,刚才看你那么嚣张,我还以为是我错了!”

“老公……”

苏慕容稍稍扭动了自己的身子,双手勾着这个“那”莫释北的脖颈,在他的脸上轻轻地啄了两口,又咬住他的唇,带着一丝魅惑地说道:“老公,我错了,你惩罚我好不好。”

说完,她又咬住了莫释北的唇。

莫释北心里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还没有发作出来,就被苏慕容如此举动大胆地挑逗,给弄得有些心神难耐。

莫释北一巴掌就拍在了苏慕容的臀部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我实在是想不通上,顿时苏慕容又扭了扭腰身,嘟着嘴一脸委屈地说道;“老公,我们现在就回家好不好。”

“苏慕容,这可是你说的。”莫释北冷冷地望着苏慕容,眼里没有半点温度。

苏慕容用力地点了点头,再次搂住了莫释北的脖颈,她的舌头轻轻地划过莫释北的唇角,又舔了舔自己那红润无比的嘴唇,卖弄风情地说道:“自然是我说的。”

莫释北冷哼一声,一个电话直接让沈渊回来,一上车,他www.lzuoWEN.COM早晨起来5文字配图片贴在各大网站上6wen.com第10章第二天正好星期天就冷冷地吐出两个字,说道:“回家!”

沈渊心里咯噔了一下,但因为有了之前的教训,此时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连忙开车。

苏慕容此时,整个身子都躺在了莫释北的怀中,柔软无骨的身子软软的,就像是水蛇一般缠绕着他。

莫释北经过她这么一挑逗,早已经心痒难耐。

本来一肚子的火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了。

他看了一眼怀中千娇百媚的女人,一只大手早已经触碰到那边柔软之处,苏慕容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只能尽量地搂紧莫释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