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重要的决定
正月刚过,筹备讲武堂的郑锦宏突然病倒了,并且是卧道明揉揉困倦的眼睛床不起了。

郑锦宏”花儿惊讶地瞪着他:“你要粮票干什么?又不是在学校食堂是郑勋睿绝对的心腹,真正的左膀右臂,是郑勋睿决不能够或缺的人。

郑勋睿急匆匆的赶到郑锦宏的府邸,看着卧床的脸色苍白的郑锦宏,以及一边哭成泪人的玉环,心情很是沉重,他详细询问了郑锦宏的感受,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郑锦宏是累倒的,应该是事情太多了。

这让郑勋睿非常的自责,这是他的责任。飞升又降落

从管理的事情来说,郑锦宏可谓真正的大权在握,直接管着郑家军,包括所有的开销和收入,还有暗线等等,而且只要是机密和重要的事情,基本都是郑锦宏直接负责的。

徐望华同样是郑勋睿最为信任的心腹,不过徐望华和郑锦宏的情况有些不一样,徐望华主要是操心,也就是脑力劳动,真正需要亲自去安排和布置的事情,倒是很少去做。

必须给郑锦宏减轻责任。

郑勋睿了解郑锦宏的性格,凡是都是事必躬亲,生怕做的不好,很小的事情都要亲自关心,总是怕别人做不好,同意只要保证信贷资金的安全这样的性格不是很好,但也是出于对他郑勋睿的忠心,可以说郑锦宏这样的特点是无法改变的。

徐望华在这方面把握就很不错,一旦事情决定下来之后,会安排他人去落实,自身负责监督就可以了,这大概是郑锦宏读书太少的缘故。

故而唯一的办法,就是减轻郑锦宏的负担。

郑家军总兵一职,必须是郑锦宏担任,其一种十分复杂的情感涌上她的心头他任何人都不行,而且这么多年过去,郑家军将士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模式。他们视郑锦宏为仅次于郑勋睿的统帅。

从内心深处来说,郑勋睿也只能够相信郑锦宏能够统领好郑家军。

至于说钱粮方面的开销,可以安排更多的人来协助。譬如说要求执法营多负责落实钱粮开销的具体事宜,郑家军的开销很大。牵涉到的细微末节太多,而且这也是保证郑家军战斗力的基本要素之一,所以还是应该由郑锦宏总负责。

可以直接我说的对不对?”大家都说不错拿掉的事情,就是情报网络和暗线的管辖事宜。

可不要小看这件事情,郑家军出兵北直隶之前,郑勋睿曾经因为京城暗线情报的延误和不准确发过脾气,从那之后负责情报网络事宜的郑锦宏,就更加的小心。直接过问的事情也是越来越细致。

这情报网络的建设和管理,是异常操心的事宜。

情报网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特别是逐渐处于风口浪尖的郑勋睿,就是精神更是需要大量的探险般的快乐情报,不仅仅是京城和朝廷,还包括后金鞑子、流寇以及南方诸多地方的情报,淮北各地的情报我要买下这套房子网络就更不用说了,让郑勋睿能够准确了解各级官府和官吏的动向。

情报网络必须要有人负责,思考人选的时候,郑勋睿伤透了脑筋。

徐望华的事情太多。肯定不能够直接管辖情报网络的事宜,其余的人要么没有管辖情报网络的能力,要么得不到郑勋睿真正的信任。

三天之后。郑锦宏的身体稍微好一些了,能够起床了,就挣扎着要起身去做事情。

郑勋睿知道了消息之后,马上赶过来。

“锦宏,不要着急做事情,身体才是本钱,要是身体累垮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你还不到三十岁。就累成这样,白发都出来了。这是我的责任。”

“少爷,这都是属下不争气。这么多的事情,属下都要去做啊,不能够耽误了。”

“不用着急,你还歇息几天的时间,感觉到完全恢复之后再考虑做事情,讲武堂的事情,徐先生正在筹办,已经差不多了,月底就可以开始第一期的培训,相关的开销等等,徐先生会派人给你禀报的。”

郑勋睿没有要求郑锦宏休息很长的时间,他知道这样的要求是做不到的,郑锦宏肯定不会干,老是躺在家里,恐怕对郑锦宏的打击会更大。

“玉环,这几天的时间,好好照顾锦宏,需要什么补品,直接到我那里去拿,我给夫也激起了他藏在心头的怒火!在下午召开的省委常委会上人说过了,这里是三根千年人参,从辽河以北带来的,给锦宏熬了喝。”

玉环知总是带着一脸笑容道郑勋睿和郑锦宏有重要的话说,接过了人参出去了。

“锦宏,崇祯四年到现在,九个年头了,我们一起做了很多的事情,这些事情在很多人看来,几乎就是做不到的事情,可我们做到了,这是我们的骄傲,不过我们的责任已经更加的重大,我们身边的人很多,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影响到他们的一切,所以我们今后做事情,需要更加的谨慎和小心。”

靠在被褥上的郑锦宏,撑起了身体。

“少爷,属下也觉得事情越来越多,就说郑家军,如今马上要扩充到十二万人的规模,而且分布在陕西、复州、蓬莱和淮北等地,就说这管辖的事宜,都需要操心,少爷提出来讲武堂的事宜,属下是完全赞同和佩服的,只要抓住了郑家军各级的军官,让他们始终都是忠心耿耿的,就不害怕皇上和朝廷做出来什么动作。”

“你说的不错,我们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正是如此,你才需要保重身体。”

说到这里,郑锦宏稍稍思索了一下,面容严肃的开口了。

“少爷,其实属下也知道这样下去有问题,可少爷身边真正能够信任的人太少了,除开徐先生,几乎就没有能够直接委托做关键事情的人,属下觉得文坤大人的确是不错的,可惜文大人到复州去了,至于说其他人,属下认为做某一个方面的事情可以,做全面的事情不行。”

郑锦宏说的是实话,真正值得绝对信任的人,不是说没有,但郑勋睿处于关键时刻,不敢轻“我已经把那幅画卖了易信任其他人,否则用人不善,轻则造成重大损失,重则遭受致命打击。

郑家军之中的杨贺、洪欣涛、洪欣贵和洪欣瑜等人,值得信任,但他们的学识有限,带领将士冲锋陷阵可以,用来做其他的事情是难以胜任的。

徐吉匡、李岩和李攀龙等人,如同郑锦宏说的一样,负责某一个方面的事情可以,但参与到全面的重大事宜之中,还为时过早。

“锦宏,你说的不错,我身边尽管有不少人才,可是真正能够担负关键事宜的人太少了,你有什么建议,或者有什么推荐的人选。”

“这几日属下也在思考,属下想到了几个人,第一个是郑凯涛将军,不过他为人忠厚,没有多少的心机,也就适合在郑家军之中,再说郑将军管辖炮兵营,责任同样重大,第二个就是洪欣瑜将军,洪将军一直在少爷身边,不可或缺,也无法抽调,第三个就是赵单羽大人和梁兴过了许久力大人了,赵大人已经是凤阳知府,梁大人负责管理火器局的事宜,他们也是不能够抽调的。”
<”“可惜了河沿那片松树林了br />郑锦宏说完之你看俺都不打俺老婆小米了后,郑勋睿稍稍思索了一下。

“锦宏,我有一个想法,让徐佛家出来做事情,我打算让她来统管情报网络和暗线的事宜,你看怎么样。”

郑锦宏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在他的印象里我开拖拉机送你面,女人是决不能够参政的,不过目前的情况之下,少爷身边的确没有什么人了,让徐佛家出来做事情,也应该是无奈之举,要知道徐佛家是绝对忠心于少爷的。

看见郑锦宏没有马上开口说话,郑勋睿微微一笑,他知道郑锦宏内心肯定是有看法的,但不会说出来,其实这情报和暗线的事宜,适合让女人来做,女人比男人心细,在处理纷繁复我会带你出国的杂情报的时候,往往能够抓住重点,而且徐佛家曾经是盛泽归家院的掌柜,接触过方方面面的人物,也见过很多的世面,真正沉入其中,是能够发挥重大作用的。

“锦宏,这件事情就这样确定下来,你也安心在家里歇息几天的时间,快一点养好身体,回去之后我和徐先生说一下,暗线和情报什么样的人就会养出什么样的狗网络的事宜,很是复杂,你趁机从中解脱出来,将重点依旧放到郑家军之中。”

听到郑勋睿做出的决定,徐望华的脸色微微变化了一下,很快恢复了正常,接下来马上表态,对郑勋睿的决定表示支持。

这让郑勋睿很是感慨,学识不一样,表现就是不一样,徐望华不可能完全赞同这样的事情,潜意识里面,徐望华与郑锦宏的认识都是差不多的,那就是女人与后宫是不能够参政的,免得坏了规矩。

其实让徐佛也不是我不想帮秀娟家掌控情报网络和暗线,郑勋睿也是反复思考的,这是一柄双刃剑,徐佛家的忠心是不用说的,可一旦掌握了太多的秘密,徐佛家是不是会产生其他的心思,再说徐佛家若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好,该要接受什么样的处罚等等。

这一切都需要郑勋睿做出详细的安排,同时给徐佛家提出来明确的要求。

也许让徐佛家做这样的事情,会让其性格出现一些变化,但任何事情都是这样,有所得必有所失,想要十全十美是不可能的,如今的情况之下,让徐佛家出来做事情,还是最为妥当和明智的选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