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洪门钱庄
依靠武力来维持淮北、陕西以及复州等地的统治,肯定不是长远之计,马上夺”几天后取天下,可不能够在马背上治理天下,作为穿越人士,郑勋睿更加清楚的是以经济和政治的手段来促进地方的发展,才是真正发展和壮大的王道。
不过这一切都是依靠实力来说话的。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郑勋睿就要开始一步步朝着理想之中的目标去奋斗,他拥有所有人都无法比拟的经济知识以及对社会发展潮流的清醒认识,并且他的骨子里和这个时代的人是不一样的,他的认识更加的超前与合理,法治的思想是深入骨髓的,尽管穿越了十多年了,对于皇权的统治,他是有着清醒和明确的认识的,他心目中的王一代一代地往下传朝,是要富庶和强大的,是要从人治朝着法治的方向发展的,唯有这样,才能够让这个王朝不至于走历史的老路,能够在一代又一代的统领之下强大下去。

在这个步伐之中,郑勋睿一直都在思考成立银行的问题,其实还有不少的事情,包括成立报社,从思想上来武装读书人的思想,继而影响到寻常的百姓,还有成立学堂让更多的人能够读书,增强国民素质等等,不过比较起来,成立银行陷入重要很多。

银行是必须要成立的,且不说在这个时代想着利用银行来拉动经济的飞速发展,至少可以利用银行来为了让你们一个个长大成人控制大量的金银财宝,借以控制诸多的商贾,让郑勋睿得到更多的支持,一旦银行的真正作用发挥出来,那么对于经济的带动作用,必将是强势的和不可逆转的。

过于的超前也是不行的。郑勋睿真的要说出来成立银行,包括徐望华等人,都会吃惊和不明白。恐怕郑勋睿不管怎么解释,众人都不一定能够完全理解。相对来说,成立钱庄,大家就容易理解了。

钱庄为银行的前身,理念和银行是差不多的,但两者之间也有一定的区别,最大的区别在于规模的大小以及经营手段的不同,银行多半是官办的,从事存贷的业务。并且可以为官方发行货币提供信用,钱庄为私人所办,规模小的钱庄仅仅从事凭票兑换货币的业务,大一些的钱庄能够放贷,但决不能够发行货币。

淮北的发展速度很快,完全有了成立钱庄的一枚长钉钉进了背锅后脑基础,当然官府出面成立钱庄是不行的,一旦郑勋睿不是漕运总督了,那么成立的钱庄就容易被继任者控制,贪而李曼君则是初出道婪的官员操控了钱庄。怕是会闹出来大事,故而郑勋睿的目光对准了洪门。

洪门出面成立钱庄,不管是从影响力。还是实际效果来说,都应该是很不错的。

思索了几天时间之后,郑勋睿正式做出了决定,成立洪门钱庄。

可行性不需要讨论,钱庄的主要作用就是存储和放贷钱财,不过想着通过宣传的方式让商贾、士大夫等支撑钱庄的主要人群主动拿出家中的黄金白银存入到洪门钱庄,几乎是没有可能性的,上至官吏士绅,下至寻常百姓。全部都习惯于将黄金白银存储在家里,而且都是找到隐秘的地方藏起来。在他们看来,只有将黄金白银声音很洪亮存在家中才是最安全的。

洪门钱庄必须采取强制的手段推开。

有关如何采取强制的手段事宜。在总督府还发生了一些小的争执,徐望华、郑锦宏、马士英等人都认为淮北目前的局势稳定,就算是成立洪门钱庄,也不应该采取强制的措施,要求商贾士大夫等等将家中的金银财宝存入到钱庄之中。

产生这样的争论,郑勋睿是很清楚的,因为每个人都有私心,就算是徐望华等人,也不一定心甘情愿将金银存入到洪门钱庄之中。

这方面郑勋睿坚持了自身的看法,洪门钱庄成立的初期,必须采取强制的手段,而且首先带头的就是郑家军和淮北的各级官吏。

钱庄由谁来负责,郑勋睿想了很长的时间,应该说由有经济头脑的商贾来负责钱庄的事宜是最好的,不过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条件,再说钱庄成立的初期,诸多的商贾和士大夫也要看谁是钱庄她给了柏安民多重护理的大掌柜,大掌柜的背景不一般了,他们才会放心,从这个角度来说,徐望华应该是比较合适的,但郑勋睿离不开徐望华的协助,不可能让徐望华将所有的心思放到钱庄去,最终经过思索,郑勋睿决定让文曼珊出任洪门钱庄的大掌柜。

郑勋睿此举可谓是破天荒的。

文曼珊的身份是无比尊贵的,背景更是不用说,可最大的弊端是不熟悉钱庄的业务。
郑勋睿也是没有办法,钱庄必须由信得过的人来掌控,他的身边实在是没有这样的人才,只能够在钱庄慢慢发展壮大的过程之中物色人选,同时要求文曼珊多多学习,逐渐熟悉钱庄的业务,好在初期发展的时候,郑勋睿会亲自制定出来钱庄的规矩,同时也会安排熟悉钱庄业务的人来辅佐文曼珊。

经历过徐佛家出任郑家军参将、调查署署长的事宜,郑勋睿已经认识到了,有些女人是非常能干的,不一半天不敢松开手定比男人差,特别是在从事一些需要耐心的事情的时候,往往能够展现出来更强的能力,徐佛家短短时间所以将调查署治理的井井有条,暗线队伍不断的扩大,方方面面的情报比如源源不断的汇集到调查署,就连徐望华和郑锦宏都深感佩服。

文曼珊同样是有着很不错学识的,这就有了又历时3个多月培养的基础,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砺,文曼珊肯定能够熟悉钱庄的业务。

文曼珊、冬梅和卞玉京第一次参加讨论,还是有些生涩的,她们走进书房的时候,除开郑勋睿,所有人都站起来给她们行礼。

这一次并非是真正的讨论,只是郑勋睿直接宣布洪门钱庄将于什么时候成立,需要做哪些准备的事宜,以及洪门钱庄大掌柜的人选等等。

商议的时间有些长,特别是在说到洪门钱庄一些具体业务的时候,还是有一些争论的,譬如说郑勋睿要求洪门钱庄必须要有固定的票额,非别代表一两、二两、三两、五两、十两、二十两、五十两以及一百两银子固定值的面额,郑锦宏就提出来了,还应该有小一些面额的票额,毕竟在市场上面购买东西,有些时候也可能用到这些票额,还可以设计一文、两文、三文、五文、十文、二十文、五十文、一百文、两百文、五百文的票额,实际上百姓购买日常生活所需的时候,鲁君本想用他为将多半是使用文钱的。

文曼珊、冬梅和卞玉京听的非常仔细,神色也颇为严肃。

欢快地向远处跳跃而去郑勋睿让她出任洪我的眼睛在上面溜了一圈门钱庄的大掌柜,事情有些突然,在大致了解了钱庄需要做一些什么事情之后,文曼珊也提出了要求,让冬梅和卞玉京协助她管理钱庄,也就是说在大掌柜之下设立掌柜,帮助大掌柜打理钱庄的一切事宜。

尽管郑勋睿耗费了接近两天的时间,仔细给文曼珊、冬梅和卞玉京讲解了钱庄的作用,以及相应的规矩等等,但她们还是需要时间来消化,此次与众人一起来商议,让她们对钱庄在平常的日子里的作用领悟更深一些,也知道了钱庄的重要。

至于说府里的事情,自然就是玉环与杨爱珍两人打理了,从两人的能力强弱出发,文曼珊决定让杨爱珍管家,玉环协助。

这期间还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从个人能力方面来说,文曼珊、杨爱珍、徐佛家和卞玉京是差不多的,几乎都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为人也很是精明,还带有一丝丝的清高,文曼珊、徐佛家和卞玉京都出来帮助郑勋睿做事情了,杨爱珍还是呆在家里,肯定是有些不情愿的,文曼珊要求杨爱珍持家,管理府里的一切事情,杨爱珍有些不情愿,毕竟看着徐佛家等人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而且生活也充实起来,接下来文曼珊、冬梅和卞玉京也要开始忙碌了,她内心是不舒服的。

文曼珊知道杨爱珍的想法,私下里给郑勋睿说了。

郑勋睿有些无奈,其实他也不想自己的女人全部都出来做事情,做事情就意味着抛头露面,这与明末这个时代要求不符合,不过他身边能够绝对信任的人不多,有些事情只能够让自己的女人出来做,再说窝在家里的女人多了,必然是有一些是非的,神仙都无法避免,要不是郑勋睿想尽办法在家里周旋,早就出现内斗了。

说到管理家里的事情,其次郑勋睿认为荷叶要合适一些,毕竟荷叶是他的贴身丫鬟,习惯于在家里生活,从小到大接触的都是家里的琐碎事情,杨爱珍就不一样了,几乎是在青楼长大的,更加习惯的是在外应酬。

看样子今后还是要找到合适的事情,让杨爱珍出来做,家中就留下荷叶,才是最合适的。
根据杨爱珍的要求,文曼珊最终决定让荷叶管家。

郑勋睿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做这一次寿宴的亮相出了决定,等到洪门钱庄正式成立、走上正轨之后,让杨爱珍去协助徐佛家,进入调查署做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