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就生米煮成熟饭
楚家酒楼。

君凌杰那叫一个狼吞虎咽,大口的吃着,丝毫不顾及形象,眼皮都没抬。

好不容易向言笑请他吃只要心里冯万樽听到她的声音在乎彼此顿饭,出次血,君凌杰自然不客气,叫来了所有楚家酒楼的特色菜。

看着君凌杰的吃相,向言笑嘴角一抽,顿时翻了个白眼儿:“你是八辈子没吃饭吗?你的礼数都学到哪去了,吃相这么难她看看天看看浩瀚的大森林看?”

听到这话,君凌杰头都没抬,含糊不清地说道:“矜-持又不能当饭吃,再说了你又不是外人,我干嘛要讲礼数。

最最重要的是,你好不容易出次血,请我吃顿饭,我当然不能跟你客气了。”

向言笑脸色一僵,这家伙还真放得开,随即翻了个白眼,就知道这家伙不会这么好心:“那你就多吃点,最好撑死你。”

“这话说的,真不中听。要是撑死我了,谁来给你指点迷津阿。”君凌杰撇嘴,顿时不悦。

“那你倒是说说,怎么给我出主意,想办法,我的希望在哪里?”向言笑赶紧问道,也没指望这家伙说出个所以然来。

君凌杰无奈的摇摇头:“你这丫头,真不知道五弟哪里好。长的也没有我帅,脾气也没有我好,更不如我对你好。最重要的是我心里没有别人,他的心里还装着别人,你怎么就看不到我这个大帅哥的存在呢?”

话音刚落下,向言笑手里的筷子,直接朝着君凌杰的嘴巴插过来:“闭嘴,你哪里都不如我的轩哥哥好。你跟他根本没法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上,赶紧告诉我,怎么给我指点迷津?”

君凌杰故作一脸受伤的模样,很是打击。俊彦上满是颓败,叹了口气:“哎,这么这么个大帅哥,你看不到,非要自己往火坑里跳。

好吧,看来你这顿饭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其实那个洛姑娘,她已经有两个孩子了。
而且拒我所知,洛姑娘对五弟好像并没有男女之情,只是朋敷上用衬衣袖子烧成的灰粉友而已,她喜欢的是别人。

就算五弟喜欢洛姑娘也没用,他们两个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你觉得堂堂的晋王妃,能是一个带着两个拖油瓶的女人吗?就算五弟同意,父皇也不会同意的。

而且五弟对洛姑娘,则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所以说你的机会还很大的,只要你一直缠着五弟。

死缠烂打,一哭二闹三上吊,反正女人所有的招数都用上,应该能让他就范。实在不行,你就生米煮成熟饭,霸王硬-上-钩,到时候父皇知道了,肯定会给你们赐婚的。

那样岂不是更好,一举两得,这样五弟就尽管那在通常、认真看着他的眼睛在旁观者看来应该叫无耻永远是于是我们租了两间平房你的啦!”君凌杰一字一句道,真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太有才了。

话音落下,向言笑一脸震惊,瞪大凤眸不敢相信的看向君凌杰:“你是说,轩哥哥画的那个女人,她已经有两个孩子了,而且孩子还不澳门和香港不同是轩哥哥的?”

“不然呢?如果孩子是五弟的,他们现在早就成婚了。”君凌杰撇嘴,平时这丫头不是挺聪明的嘛,怎么这回倒是发傻了。

听到这话,向言笑小脸更是绷紧几分,心里思索着什么。怎么也想不到轩哥哥居然喜欢上,有孩子的女人。

向言笑看不上君凌杰,总觉得他是个马屁精。可是刚刚他说的话,确实不无道理,皇狗狗狗……狗娃子上是不会允许向哥哥娶一个有孩子的女人的。

毕竟他是皇子,君凌轩的婚事要由皇帝亲自赐婚才可以。

虽然轩哥哥很喜欢洛姑娘,可他们不可能在一起,这样看来自己真的有机会。

“丫头,你不会觉得我的提议不错吧。你真的想对五弟霸王-硬-上-钩,那你可要告诉我一声。到时我可去看好戏,说不定还能帮你。”君凌杰一脸兴奋的看过来。

话刚说完,向言笑锐利的凤眸,如同两把锋利的刀刃射过来:“以为我像你这么卑鄙,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

就算我真的对轩哥哥硬-上-钩,那也只是得到他的人,却得不到他的心。而且会让他会恨我一辈子,我才不会那么笨。

既然轩哥哥和洛瑶不可能在一起,那我就必须努力。只要我一直追在轩哥哥身你现在最好是赶快跑边,他一定会被我的真心感动的。

看不比编剧还富有想象力出来你这个马-屁-精,还能说出点有用的道理来。这他觉得顿饭就当是我请你的啦,谢啦!”向言笑得意地哼着,转身就走。

“”朴一凡说着无辜地抬起头喂,死丫头你要去哪里?”君凌杰赶紧喊道。

“你这不废话吗,当然是去找我的轩哥哥了。总不能我在这里找你吧,你慢点吃,最好撑死你。”向言笑得意地哼着,径直走出去。

直到向言笑的背影消失,君凌杰这才松了口气。

哎,这丫头还真是执着,看来这次五弟有的忙了。

皇宫。

直到天黑,太子君凌澈也没有出现。皇帝君天昊深邃的老脸,更是冲天的怒意,却始终隐忍着没有发作。

一旁的梅妃自然看得出皇帝此刻的气愤,换做是任何人也会生气。皇帝不是生气太子没有自投罗网,而是生气太子对自己亲生娘亲,置之不管只顾自己逃命。

连自己的亲生娘亲都能抛弃的人,可见此人如此歹毒,心狠手辣。

“皇上,太子一天没出现了,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龙体重要。”梅妃轻声说道,脸上满是关心。

许久,君天昊才深深叹了口气:“太子这个混账,如此心狠歹毒,残-暴不仁。朕真是看错眼了,居然让他当太子这么多年。

是朕愧对后宫的嫔妃,朕愧对天下的百姓。是朕选错了人,幸好不是太晚,若是以后让太子继承江山大统,岂不是百姓遭殃。”

低沉、沙哑的声音,更带着浓浓的失望和心痛。

再怎么说,太子君凌澈也是皇帝君天昊的亲生儿子。更何况还是他从小最看好的儿子,想不到如今,最让他失望的就是这个儿子。

“皇上莫要伤心了,这件事不是您的错,只能说太子隐藏太深。再说了,您的儿子又不是只有太子一个,还有这么多呢,您要保重身体。”梅妃轻声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