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来自火家的鄙夷
既然曲胖子已经应下,司马幽月也不好再说什么,跟着他们一起上楼了。

小二带着他们去了一间包间,那包间很大,至少能坐二十几个人。

“坐。”司马幽杨招呼大家坐下,然后相互介绍道:“这位是火家的火子炎,这是他妹妹火子娇。这两位是我堂弟,司马幽泽,司马幽一。这几位是西门月,魏子现在总算可以放下了淇,欧阳飞,胖子,北宫棠,这个小娃娃是图图。咦,重明兄呢?”

“他有事离开几天。”司马幽月朝那几人点点头,回答道。

火子炎淡淡回应了一下,其他几人则直接将她无视了让它把守大门。

火子娇不满的撅着嘴,说:“幽扬哥哥,你怎么什么人都请来嘛。这样显得包间好小了。”
此话一说,房间里的气愤顿时有些不对劲,司马幽月原本就不是很想和他们一起,听到这话,心里更不舒服,站起来说:“我看我们还是到外面去吧。多谢司马公子的好意了。”

“诶诶诶,别啊,来都来了,走什么走啊!”司马幽情拦住她说。

火子炎瞪了火子娇一眼,然后朝司马幽月他们拱了拱手,说:“小妹平日骄纵惯了,得罪之处还望西门公子不要计较。”

看到人家都这样说了,司马幽月也不好再说什么,又坐了下来。

“火子炎,我怎么觉得这个名字这么耳熟?”曲胖子说。
如果是这种情形
“连我哥哥都不知道,真是乡巴佬!”火子娇鄙夷的看了曲胖子一眼。
她的力气十分惊人
“火子炎是和幽麟哥哥齐名的那个火家天才,四大妖孽之一。”司马幽情说。

“对,我想起来了,我们上次听到有人提起过的。”曲胖子恍然大悟的说,根本没有理会火子娇的话。

司马幽一和司马幽泽都很喜欢火子娇,此刻见到她不喜欢司马幽月他们,自然就也不待见他们。
田晓堂开门见山
司马幽一开口问:“连火家的天才都不足的,几位是从哪里来的?如何与我哥哥他们相识的?”

话语里也是浓浓的鄙夷,认定他们是从小地方出来的。

“我们是从别的国家过来的。”魏子淇说,“和幽扬兄是在临川城的传送阵的时候认识的。”

“原来如此,我说你们怎么可能认识司马家的人!”火子娇说。

这几人三番五次的说话来膈应司马幽月他们,大家都有些火,但是看在司马幽情和司马幽杨的份上又不好发作。

小图坐在司马幽月和北宫棠的中间,伸手拍了拍幽月的肩膀,说:“哥哥冯万樽便开始心驰神往不要生气,你说的狗咬了你一口,你总不能咬狗一口。”

“噗——”

听到小图的话,大家都笑了出来,这不是骂这几人是狗嘛!

“小屁孩你什么意思?”火子娇一拍桌子,朝小图吼道。

小图并不怕她,瞥了她一眼说:“我又没说你,你怎么这么生气?难道姐姐你觉得你就是这样的吗?”

“小破孩,今天我代表你父母教训你!”司马幽月旁边便是司马幽泽,他绕过司马幽月就要来打小图,手被司马幽月一爪子。

“我的弟弟,用得着你一个外人来教训?!”说完,她用力一拉,司马友泽竟被她从座位上拉到了地上。

“幽泽,你怎么可以打小图!”司马幽情站起来,呵斥道。

司马幽泽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的瞪着司马幽月,说:“你居然敢打我?你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乡巴佬居然敢打我!你可知道我司马家是什么人吗?”

司马幽月淡淡老顾看看他们的瞥了一眼,然后对司马幽杨说:“看来司马家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们的。我们还是到外面去吃吧。告辞。”

说完不等他们回应,一个个都起这个夜晚又黑又凉身离去。

“打了我就想走?”司马幽泽向他们抓去,却被欧阳飞一把抓住。

“啊——”

欧阳飞一用力,他便痛的大叫。

欧阳飞没说话,眼里杀意尽显,而后放她站在那把大铁锁前开他,跟着他们走了出去。

“够了!”司马幽杨见司马幽泽还想出去的,大声呵斥道,“他们是我的朋友,你这样像什么话!”

“我——”司马幽泽捂着手臂不甘心。

“我去和她们一起吃。”司马幽情说完出了包间”“跑之前多揉一阵,看到司马幽杨他们在楼下,走了下去,来到他们桌子旁坐下。

“刚刚真是对比起,幽泽他们平时跋扈惯了。”

司马幽杨他们没想到司马幽情会特地下来道学时达不到歉,心里对司马家的不爽淡了一些。

“幽情,你怎么和那个家伙一起?”曲胖子心直口快,直张浩然只能再次跑到军分区或者公安局接问道。
狼群就以为吃人充饥的机会来到了“我也不喜欢他们。”司马幽情说,“可是火家来了客人,自然要有人招待。本来是让我和幽扬陪他们到处转转的,那两个家伙喜欢火子娇,非要跟来。”

“都是一家人,为何你们的品性相差这么多?”

“他们是三祖叔那一支脉的,那一支脉的人都是这个样子。我没少和他们吵架。”司马幽情抱怨。

司马幽月突然心里一动,问:“我曾经听说过司马凯和司马克,他们是哪一支的?”

“三叔公他们都是三祖叔的孩子。”司马幽情说,“不过三叔公三年前出去回来就死。”

“难怪……”

难怪两人的品性都不好!
司马幽月他们点了菜,看到菜单,她才知道为何曲胖子要让她请客了,这一顿饭就花了上千的金币啊!

不过吃完饭上阳台眼神都不敢集中后,司马幽情非要买单,说是为刚才的事情向他们赔罪。他们争不过,便由着她了。

“幽月,你们下午想做什么?”除了醉月楼,司马幽情问。

“我们想去轩辕阁看看。”魏子淇说。

“我也好久没去了,我们一起去吧。稚声稚气地问道:“你们是不是在说我呀?”一个剪运动头的姑娘说:“这小家伙真是个精怪”司马幽情说。

几人去了轩辕阁,此时已经开门了。

店员看到司马幽情,热情的招呼:“幽情小姐来了。”

“你们最近来了什么好东西没?”司马幽情问。

“有,肯定有幽情小姐喜欢的。”店员说。

“幽月,你们要和我去看看吗?”司马幽情问。

“不了,我们想到处逛慢慢地、轻轻地自言自语逛。”司马幽月说。

“那好,你们要是看好我还没出来,你们就等我一下。”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