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助(2)
子时三刻,青县城内异常的安静,北风吹过,盘旋在断壁残垣之间,发出的呜呜的悲鸣声音,仿佛是城内那么多被残杀的生命在控诉。

城门口值守的八旗军士,以及城墙上面值守的军士,都是昏昏欲睡,一天的行军下来,本来就疲惫不堪了,他们哪里还有体力值守,四周安静的出奇,这仿佛是催眠曲,寒冷的气候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站在城门值守还好一些,偶尔能够躲避到城门的背后,让城门阻挡凌冽的寒风,城墙上面的军士就没有那“小姐么幸运了,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地方能够躲避,所以子时以后,几乎所有的军士都下了城墙,到城墙的背面来避风了。

汉军的军士走到了眼前,这些满八旗的军士才发现,他们很是不耐烦,既然满八旗的军士鼾声大作守卫南门,那么这里就是汉军的禁地,没有命令汉军是不准靠近的。

不过随着一阵阵的酒香味道和熟肉的味道飘过,这些满八旗的军士变得兴奋起来,有酒有肉那是最好的,既能够吃饱肚子,抵御风寒,又能够打发时间。

两百多的满八旗军士全部都聚过来了,甚至城墙上面和城门处的军士也小跑着过来了。

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情,四周都是非常安静的,难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温热的白酒,散发着诱人的香味,酒罐在每个八旗军士的手里传来传去,每个苍浪的情况就这样人都是大口喝酒,一股暖洋洋的感觉瞬间在五脏六腑散开,驱散了严寒的气息。

一些满八旗的军士开始大口的吃肉。

其中有几个军士认出了宋理,就是刚刚在城门守候的汉军军官。

仅仅几分钟过去,这些满八旗的军士开始感觉到眩晕。他们如同麻袋一样倒下。

看着眼前的一切,宋理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一把撤下了头上的帽子。

“全部杀掉。一个不留。”

命令刚刚下达,四周围过来诸多的郑家军将士。举起手中的钢刀,如同杀猪一般,割下了这些后金鞑子的脑袋。

血腥味道瞬间散开。

守在宅院门口的后金鞑子,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忍受严寒与疲劳的他们,瞬间成为了刺猬,没有机会张口,甚至没有机会惨叫。无数的弓箭飞向他们,每个人倒下的时候,身上都射进去十多箭,可怜他们到地下去的时候,都是腹中空空。

宅院内的情况,每一个冲进去的郑家军将士都是清楚的,他们早就做好了分工的安排,主攻由骑兵营低声说了两句和神机营的将士共同来完成,还有一部分的神机营将士,守候在前门和后门。等到后金鞑子夺路而逃的时候,他们马上开枪,让后金鞑子没有丝毫逃命的机会。

清脆的枪声、绝望的惨叫声、怒吼出来的杀声以及惊慌失措的叫声融合在一起。瞬间出现在城池的半空之中。

城外。

郑勋睿静静的看着城池之内燃起来的火光,诸多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他的耳朵里面,他的脸上没有多少的”她说完就悄没声地下床表情,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洪欣涛、洪欣瑜、文坤、李岩、李攀龙和徐吉匡等人,悉数站在他的身边,不远处就是封堵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亲兵。

因为郑勋睿的平静,大家都显得很是安静,尽管大家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情,但也努力抑制自身。不能够发出来叫声或者是欢呼声。

城内的枪声和喊杀声,已经表明郑勋睿的安排完全到位。进入城内的近一万的后金鞑子,不可能有生还的机会。这些后金鞑子已经进入了美梦之中,突然遭遇到攻击,怕是武器都来不及拿起来,如此情况之下,怎么可能抵御骁勇的郑家军将保留一点神秘士。

“好了,你们若是感觉到兴奋和高兴,不妨笑出来,如此憋着自己,我看着都难受。”

郑勋睿扫了一眼众人,不紧不慢的开口了。

郑勋睿的话语刚落,抑制不住的李岩就开口了。

“大人的部署真的是绝了,后金鞑子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还在睡梦之中就被斩杀了大半,剩下的就是起身反抗,也成不了气候,如此这一万的后金鞑子,一个都不要想着逃离。”

李岩说完之后,其余人也跟着开口,都是说郑勋睿的安排部署精确的。

郑勋睿微微摇头,对着众人开口了。

“其实如此的安排,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只要平日里注重方方面面的情报,多看一些战斗方面的邸报,多了解情况,就能够做出精准的分析了。”

李岩瘪着嘴摇头。

“大人的睿智,属下望尘莫及,这朝廷的邸报,属下也看过很多了,觉得学不到什么东西,特别是那些战斗厮他好像没有看到对面床铺上那个植物人杀的邸报,更是人云亦云。。。”

郑勋睿笑了,他想到了穿越之前,自己所生存的那个时代,曾经也有一段时间,宣传的就是高大上,不管是什么样的战斗,也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宣传的口径都是统一的,甚李翠平还是很清楚的至胜利的才拿出来宣传,失败的就拼命的掩饰。

现如今朝廷的邸报,基本还是实事求是的,只是关于战斗厮杀方面的消息,你要倒过来理解,恐怕就能够明白其中道理了。

“李岩,我知道你想些什么,这看邸报也是有些奥妙的,我记得五省总督熊文灿在河南的南阳以及开封等地,与流寇厮杀很多次,邸报上面的消息,每次都是大获全胜,剿灭的流寇少则千余,多则近万,后来我将这些数字加起来,可不得了,前前后后剿灭流寇账蓬里鼾声一片近十万人了,这岂不是全歼了李自成麾下的流寇吗,后来我想明白了,如此的宣传,一方面是表示朝廷正在狠狠打击流寇,流寇不可能支撑很长的时间了,另外的一方面,战功是要得到赏赐的,只要朝廷相信其中的一次,下面的军士岂不是能够得到很多的赏赐吗。”

郑勋睿说到这里的时候,众人都忍不住笑了。

不过郑勋睿还是很严肃。

“所以看邸报,要心中有数,要学会分析,看到任何方面的消息,都要想方设法的去核实,在这个过程之中,你自然能够了解到诸多的情况,而每一次的分析,都代表你掌握到了更多的情况,当事情真正来临的时候,你自然而然能够做出准确的分析了。”

郑勋睿说到这里的时候,笑声慢慢停止,众人陷入到沉思之中。
城内的枪声依旧不断的传来,惨叫声慢慢的变得少了很多。

郑锦宏再次亲自参与到厮杀之中,不过这一次的同事如此战斗,可没有那么多激烈的厮杀,大部分的后金鞑子,尚在睡梦之中,迷迷糊糊就被斩杀了,兴奋的郑锦宏有些不爽的是,后金鞑子睡觉的时候,居然没有洗脚,整个屋里都是臭烘烘的味道。两人吃了糖水

也有一部分后金鞑子,醒来之后光着身子下炕,拿起武器准备拼杀,可惜迎接这些后金鞑子的是毛瑟枪的子弹,近距离的射击,子弹迅速穿透毫无遮掩的身体,鲜血从枪口冒出来,人眼看着倒下去。
<井田把军医叫来了br />习惯了激烈厮杀的郑锦宏,居然有些不适应了。

和郑锦宏有着一样感受的是杨贺与刘泽清,他们对这种过于容易的厮杀,也觉得很不过瘾,不过郑勋睿对于作秦岭的发言颇耐人寻味战的要求是明确的,那就是尽量多的斩杀后金鞑子,取得最后的胜利,至于说采取什么样的作战方式,不需要特别的计较,再说每次的战斗,特别是与后金鞑子面对面的厮杀,郑家军将士都会出现较大的伤亡,这样的战斗,伤亡几乎没有什么,当然算是最好的作战方式之一了。

领兵的三等甲喇章京,被郑锦宏率领的将士生擒的时候,身上依旧是光溜溜的,被押到外面的时候,瞬间冻得脸色发青、身体颤抖,郑锦宏可没有管那么多,就让被擒获的后金鞑子多冻一会,冻死了都无所谓,谁让他们如此的残暴。

一部分的军士去稳住被看押在一起的百姓,还有从住宅里面解救出来的女人。

见到郑家军的将士,这些百姓依旧很是麻木,他们的家园被毁,他们的亲人被杀害,他们的财物被掠夺,可以说把独锤与高明叫来他们已经失去了一切,剩下懂得什么叫“领导的意图”的就是苟延残喘的生命了。

战斗基本结束的那时他已经听说了《西游记》这个故事时候,郑锦宏没有请示郑勋睿,将大部分后金鞑子的俘虏,押到了这些百姓的面前,让郑锦宏没有想到的一幕出现了,这些百姓看见了被押着的后金鞑子,怒火突然爆发了,他们涌上前去,用拳头、用嘴、用手用脚,拼命殴打和撕扯这些后金鞑子,一些后金鞑子身上瞬间血肉模糊,一些已经倒在地上的后金鞑子,百姓也没有放过,继续拼命的踢打。。。

还是杨贺与刘泽清提醒了郑锦宏她想通过靳红美谋到一份事情,不能够让后金鞑子全部被百姓打死,否则大人可能是要怪罪的。

卯时,郑勋睿知道了城内发生的一切。

郑锦宏是等着接受惩处的,他擅自做主的事情,虽说让老百姓解气了,但郑家军事情随时都可能发生的军纪军规是不允许的。

“郑锦宏,你此举是让百姓能够出气,出发点是不错的,这些百姓遭受了太多的苦楚,内心的怨气若是不能够发泄出来,怕是也活不了多长的时间,你是郑家军的总兵,做出这样的决定未尝不可,不过今后要注意,这样的事情不能够出现第二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