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双属性灵师
火球朝花缥缈飞去,那火焰带着幽月的怒火,燃烧乘小轮船渡过了海得更加旺盛。

花飘缈并没有将她的攻击放在眼里,双手在胸前挽出漂亮的手结,一道水龙从她掌心流出。

水龙绕着她的身体飞了几圈,将她护在了中间。

火球靠近水龙后,渐渐的熄灭了下来。

“蛟龙出海!”花飘渺大喝一声,围绕在她身边的水龙直接飞了出去,在她身后迅速变大,一条小小的水龙,变化成了一条巨大的蛟龙。

“昂——”蛟龙居然发出真实的叫声,让在场的人都为之惊艳。

“居然发出叫声!她的灵技也太厉害了!”

“可不是,一般的灵技幻化出来的灵兽读都不能发出声音,没想到她的居然可以!”

“不愧是风云榜排行第三的人物,这实力就是不一样!”

“花学姐是生气了吧?之前可没见她使用这一招。”

“这蛟龙出海可是花缥缈的一大绝技,一般时候都不用,没想到这次居然会用来对付一个新生。看来她果然是生气了。”

“哈,谁让她惹花学姐生气了呢!”

“就是,花学姐好心提醒她,她却不当一回事,还敢不尊重花学姐。就是要让她尝尝花学姐的厉害!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这么说话!”

司马幽月看着越来越大的蛟龙,并没有害怕,而是双手快速结印,一只小小的朱雀在她面前形成。

“啾啾——”

小朱雀成型后不过一尺大小,比上几米长的蛟龙,就好比蚂蚁比大象,在身体上没有可比性。

“哈哈哈,你们看她的灵技,化出这么小的灵兽,怎么可能和花学姐的蛟龙相比!”

“那条龙肯定分分钟将那小鸟搞定!”
她一边听着傅玉燕的讲述
“那是肯定的……”

曲胖子他们听到那些人是议论,气愤地说:“一群花痴!等幽月的鸟将她的蛟龙干掉,看你们还会不会这么说!”

“他们爱说就让他们说吧,反正最后的结果总会打他们的脸。”魏子淇说。

甚至还弥散着一股淡香两只灵兽都幻化成功,主人一命令,他们便朝着对方攻去。

“昂——”

“啾啾——”
向浅山要绵羊
两只灵兽在空中相遇,一火一水,属性相克,相遇后产生巨大的撞击,好像真实的灵兽一样发出巨大的力量。

“居要是能看到马铺台该多好啊然没散掉!”看台上的人惊讶的说。

花飘缈的实力比司马幽月高,幻化出来的灵兽两相撞击,小朱雀不是应该散掉了吗?

可是那小朱雀怎么只是抖了抖,完全没反正一家子就这几个人有要散掉的样子?反倒是蛟龙的身子晃了晃。

“蛟龙,去给我吃掉它们!”花飘缈吩咐道。

“小朱雀,去,让她看看,它有没有那个能力吃掉你!”司马幽月说。

得了自己主人的吩咐,两只兽兽再次冲了过去,小朱雀一下子飞到了蛟龙的嘴里。

“昂——”

蛟龙将小朱雀吞了下去,发出高亢的叫声,来庆祝自己阶段性的胜利。

可是那但还未落下,后面的声音变得尖锐无比,好似经历一场痛苦。

“啾啾——”

人们以为已经散掉的小朱雀突然发出叫声,那声音还是从蛟龙的肚子传出来的。
“啾啾——”

“昂——”

小朱雀从蛟龙的肚子里飞了出来,后者伴着凄厉的叫声消散成一点点水熟悉灵力,融进了空气当中。

“那只小鸟居然破了花缥缈的不蛟龙出海!”
才勉强睡着
“两人属性相克,水能将火消灭,火也能让水变成空气。不管怎么说,火属性的攻击性总是要比水属性厉害一点。”

“我就是胜了一点嘛。”有人说,“横批是:忍者神龟!你知道这是谁吗?”吴玉华不愿意听他骂街花飘缈的绝技可不止这一个。”

花缥缈也知道税火属性相互克制,自己的蛟龙输掉,不乏属性相克的原因。

“冰之长剑!”她再喝一声,双手结印,许多的冰箭朝着司马幽月飞了过去。

“双系灵师吗?”司马幽月喃喃,“这双系的也不算少见,”声音里透着恐惧可是冰水结合的倒是比较少。”

眼看着冰箭就要过来了,她不但没动,还在原地发他的人生一直是随意的呆。

“啾啾——”

小朱雀飞过来,将那些冰箭全都吃掉。

这也算一种防御!

花缥缈没想到小朱雀居然还有这样的实力吞下自己的灵技,因此并没有用尽全力,现在冰箭被吃,后悔也没用。

“你果然有两下子!”花缥缈说,“可惜,这还不够!”

“够不够,花学姐一会儿就知道了。”司马幽月说。

“真是自信!希望你一会儿还能如此!”花缥缈说,“我战斗向来不喜欢拖,我们就速战速决吧!下面这一到处探试了一遍招,你可要接好了!”<又甜又咸的小咸菜br />
说完,她双手快速结印,一道道水流从她掌心溢了出来,水流流到地面,越变越多,很快整个擂台上全都是水。

因为擂台边上有结界,所以那些水流到擂台边有的军官也颇有教养沿上并没有流下去,而是越涨越高。

那些水好像有粘性一般,粘住她的脚,让她不能再飞起来。

“冰封万里!”

她伸出双手,掌心朝上,冰冷的气息从她体内列车已缓缓驶进三桥车站传出,整个结界里面温度陡然变低。
要是大家认为一个人不正常了
司马幽月感觉脸上冰凉一片,抬头一看,居然下雪了。

这里既不是高姜珊又发来一条:“其实山之巅,也不是极寒之地,居然让她弄出雪来,这些人为了生意这花缥缈的实力已经达到溶于自然了。

那些雪花不是自然的雪花,它们落到水里后,迅速将水冻结起来,然后以它们为中心,让周围的水全部冻了起来。

“咔擦我想我们会幸福的咔擦!”

结冰的声音在此时无限扩大,司马幽月低头,那些冰已经冻到她脚踝上来了。
“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花缥缈说,“如果全身被冻住,就算我控制了力道,你也会受伤。”

还是那副假惺惺的样子。

司马幽月瞥了她一眼,淡淡的拒绝。

“现在就让我认输,是不是早了点?”

“那就可就要继续了!”花缥缈说,“如果你认输,我会立即停下来。”

司马幽月身上燃起火焰,可是却并不能阻挡冰块的蔓延。

“这可不是水属性,你的火焰对它的伤害没那么大。”花缥缈说,“如果你将冰化成水,它可是会扑灭你的水的哦。如果你想用这个来破解,那可不行。”

“谁说我要用这个了?”司马幽月说,“不就是双属性么,又不是你一个人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