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借力用力
漕运总督甘学阔、南京户部尚书王铎以及镇守太监方正化等人,都是郑家军调查署跟踪的重点人物,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随时反馈到郑勋睿那里去的。

甘学阔如此大的动作,调查署不可能无动于衷,大量的情也不太妥当报到了郑勋睿这里。

三个多月的时间过去,郑勋睿第一步的计划基本完成,郑家军已经在南京立足,洪门钱庄大规模的发展,其触角延伸到南直隶所有的府州县,洪门正在逐渐控制杭州码头。

应该说到了这个时候,郑勋睿就要找寻机会动手了,总是保持这种平稳的运作方式,对于他来说也是不利的,一旦甘学阔和王铎等人选择动手,他总是要遭受很大孙氏的,想不到这个时候,甘学阔也没有闲着,准备要大动干戈了。

安插在漕运总督府的暗线,秘密将甘学阔的一切动作都传送出来,包括甘学阔召见吴伟业、顾梦麟、陈子龙、史可法、马士英和粟建成等的事宜,当吴伟业等人决定辞官归家的情报传递到南京之后,郑勋睿意识到,甘学阔已经开始行动了,其首要的目标就是清理淮北的官场。

甘学阔没有闲着,郑勋睿一样没有闲着,淮北不能够大乱,必须要保持基本就是老太太对自己好稳这真是一个奇人定,这是郑勋睿的底线,一旦突破了这个底线,郑勋睿肯定也要动手了。

辛辛苦苦在淮北做出的安排,稳定了三个多月的时间,甘学阔要是还没有任何的动作,那也不正常了,偏偏京城的皇上和内阁能够沉得住气,没有一味的责怪甘学阔。这就让甘学阔更加的内疚,一定要做出一番大事情来的。

皇上的脾气,郑勋睿还是知道一些的。甘学阔上任之后,没有能够运送一粒的漕粮到京城和北方去。如此情况之下,我边走边唱皇上居然没有训斥,居然忍住了怒气,这一手实在是高,让甘学阔愧疚,让甘学阔不顾告诉你我就是想杀了你一切的动手。

郑勋睿的脸色严肃,他的手里拿着情报署综合的诸多情报,重点就是关于漕运总督甘学阔的一举一动。情报署分析的意见非常明确,那就是甘学阔可能要大量的调整淮北四府三州以及漕运总督府的官吏了,毕竟过去了三个多月的时间,甘学阔基本熟悉了淮北以及漕运总督府的情况。

当初徐望华的分析,也就是淮北能够稳定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其实郑勋睿的预计比徐望华要保守和谨慎一些,他认为淮北最多能够稳定到腊月左右,理由就是冬月下旬因为北方运河的冰冻,漕运正式停止,到了这个时候。甘学阔就能够有充足的时间,腾出手来解决自身遇见的困难。

郑勋睿的分析出现了一些小的问题,那就是甘学阔没有遭遇到皇上的责罚。这一点先前是没有想到的,在他的计划之中,一旦甘学阔无法在短时间之内运送大量的漕粮到京城和北方去,就会遭遇到来自于方方面面的责难,依照皇上的性子,是忍不住的,肯定要督催甘学阔迅速掌控漕运事宜的,到了那个时候,病急乱投医的甘学阔。就很有可能慌不择食,犯下一些无法挽回的错误。

知恩图报是读书人的死结。何况是忠心于皇上,有人通过掌握读书人的心理。采取了很不错的策略,让甘学阔内疚,让甘学阔在内疚之中爆发出来最为强大的能力。

京城的安静,让郑勋睿察觉到了对手的厉害,仅仅凭着皇上,做不到这一点,要是没有最好的却是百分之几百人苦口婆心的劝解皇上,淮安总督府早就是鸡飞狗跳了。

应该说皇上的身边,周延儒有这样的能力,钱士升和侯询等人也很是不错,但周延儒得不到皇上完全的信任,钱士升和侯询等人也不可能在如此大的事情上面劝解皇上,毕竟甘学阔是东林党人,唯一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就是皇就带了老奎上身边的太监。

郑勋睿的注意力,也开始集中到王承恩、曹化别整天缠着秦专家淳、高起潜和王德华等人的身上,他隐隐的感觉到,皇上身边的这些太监,可能真的不简单。

“徐先生,锦宏,调查署认为甘学阔下一步的动作,就是调整漕运总督府以及淮北四府三州的官吏,而且其动作有他一天到晚就像人家借了他的米却还了糠似的很少露笑可能很大,你们是什么看法。”

徐望华神色平静的开口了。

“大人,属下认为这一点在预料之中,甘大人出任漕运总督三个多月的时间了,徐冰手里托的是葡萄酒杯毫无作为,本应该是受到皇上和内阁训斥的,可京城很安静,甘大人并非毫无能力之人,通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找到了突破口,属下认为调查署的分析也是正确的,甘大人肯定是全方位的动手,九月和十月两个月,没有一粒的漕粮运送到京城和北方,让甘大人觉得淮北的局面很复杂,唯有全面动手,彻底调整各级的官吏,才能够真正的解决问题。”

说到这里,徐望华稍微停顿了一下,微微叹了一口气。

“属下认为,甘大人会全部调整淮北四府三州的知府知州人选,调整漕运总督府参政以及部分其他的官吏。”

郑勋睿微微点头,看向了郑锦宏。

“少爷,属下觉得徐先生说的是正确的,不过就算是甘大人调整淮北所有的官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改变淮北的局势,郑家军驻扎在淮安府,洪门掌控了漕运和漕船,郑家军能够在暗中支持洪门,再说淮北的商贾,也知道洪门的厉害,他们是不敢乱来的,就算是官府发话了,他们也要看看洪门是什么态度。”

郑锦宏的分析,让郑勋睿的脸上露出一丝的笑容,他欣喜郑锦宏的进步。

徐望华也看了看郑锦宏,眼睛里面表露赞赏的神情。她知道吗?她是啥意见?他说她不同意

“你们说的不错,甘学阔想着短时间之内改变淮北的局势,没有那么简单,只要洪门能够控制漕运和漕船,他就算是调整了淮北的各级官吏,也需要时间去运作,但有一点我们必须要注意,把空调打开啊一旦老魏头带他来这淮北各级的官吏调整了,局势肯定会出现变化,一些明面上的冲突很有可能出现,所以我们要有应对的办法。”

徐望华和郑锦宏同时看向了郑勋睿,听到这些话,他们知道郑勋睿已经做出了决定。

“徐先生,你马上去做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给史可法、马士英、粟建成、吴伟业、顾梦麟和陈子龙等人写信,告诉他们,绝不能够主动辞职,必须坚持下来,不要因为甘学阔的几句话,就想着躲避矛盾,若是朝廷决定调整,那就服从,第二件事情,拟出一份奏折,甘学阔不是想着所以我们早些开饭调整淮北四府三州的知府和知州吗,不是想着调整漕运总督府大部分的官吏吗,我们成全他,赶在这之前给朝廷写去奏折,将淮北一部哪儿也不去分的官吏调整到南京来。”

“锦宏,你马上去做一件事情,告诉驻扎在淮安的洪欣涛,郑家军将士要全力保护洪门,让洪门能够继续掌控淮安您现在还活生生地在我们跟前呢码头,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一些暗地里的手段,搅浑局面。”

郑勋睿说完,徐望华很快开有时候更需要无情口。

“大人,不知道给内阁的奏折,计划调整哪些人。”

“很简单,甘学阔不是找到了史可法、马士英、粟建成、吴伟业、顾梦麟以及陈子龙等人商谈吗,我的估计,他是想着让这些人能够效忠朝廷,能够和我对着干,能够支持他,可惜这个策略失败了,那么其余没有商谈的知府知州,就是甘学阔准备调整的人选了,除开知府知州,还有马祝葵、梁兴力和李岩等人,甘学阔也一定要调整的。”

“南京六部和都察院,向来都没有谁注意,我们提出来的调整,说不定会出现预料不到的效果,我就不相信皇上真正的能够沉住气,真的那么相信甘学阔。”

郑勋睿的奏折,迅速送到京城的内阁去了,几乎与甘学阔的奏折同时抵达内阁。

面对郑勋睿的奏折和甘学阔的奏折,内阁首辅周延儒的神情很是复杂,他暂时没有打开两份奏折,甘学阔坐下来慢慢地细说缘由奏折的内容,他基本是知道的,只是这个时候郑勋睿也写来奏折,他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难不成郑勋睿是神仙,能够知道甘学阔的所有举措,也想到了应对的办法。

给郑勋睿写信之后,周延儒的心思就出现了变化,用骑墙派来形容不叫恰当,他不会誓死效忠皇上了,因为那是拿着全家人甚至全族人的前途和性命在赌博,这样做不值得,但他也没有决定真正的支持郑勋睿,譬如说内阁商议的事情,以及皇上做出的决定,他是不会告知郑勋睿的。

手中拿着两份奏折,周延儒径直前往司金凤执意要原来那套礼麻烦韩市长了!”田晓堂与甘露在酒店房间里商量形象宣传片的费用问题监,周延儒已经看出来了,皇上最为信任的是司礼监的太监,他不妨将奏折交给司礼监的秉笔太监王承恩,甘学阔出任漕运总督已经三个多月的时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好,偏偏皇上没有发脾气,这非常罕见了,内阁曾经商议过,是不是给甘学阔敕书,要求其首先做好漕运的事宜,但票拟到了皇上那里,如石沉大海。

能够真正在皇上身边说话的,只有司礼监的那几个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