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直来直去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点击,求读者大大的我像哥哥李老大那样关爱我手下的三个弟妹支持。)

洞房里的红蜡烛已经点燃,桌上摆着酒菜,两个酒杯和酒壶放在一起。

文曼珊坐在床沿,头上依旧遮着红绸布。

郑勋睿揭下红绸布,就要和文曼珊喝交杯酒了,这杯酒喝下去,意味着两人从此就结合在一起了,命运也将联系在一起,除非是中途发生变故。

郑勋睿站在酒桌的旁边,看着桌上的酒菜,好长时间没有动。

文曼珊已经感觉到郑勋睿进入洞房了,可在红绸布没有揭开之前,也是不能够动的。

沉默的气氛,几乎令人窒息,大约过去了半刻钟“你坐吧的时间,郑勋睿叹了一口气,首先开口。

“文曼珊,能够解伤口已经化脓释一下,那封信是怎么回事吗。”
买八哥时
文曼珊的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沉默了一会才开口说话,声音很是清脆。

“洞房花烛夜,夫君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如此称呼奴家。”

“一切都源于你所写的信函,这封信让我感受到了很多不好的东西,若我不会跳是这些东西不能够弄清楚,对你我日后的影响是巨大的,你冰雪聪明,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难道夫君认为那封信比洞房花烛夜还要重要。”

郑勋睿笑了,不过脸上露出来的是冷笑的神情。

“看来你是书看的太多了,以为洞房花烛夜重于一切吗,这个理解在我看来未免可笑,夫妻之间,更多的面对艰难险阻时候的表现,卿卿我我不可能长久,未来总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甚至会面对诸多的灾难,到了那个时候,卿卿我我有用吗,若是夫妻之间不能够同甘共苦,甚至连起码的默契都达不到,如同有句话所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如此的夫妻有何意义。”

“夫君是看不起奴家了,夫君的意思,奴家不是很明白。”

“你错了,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你对我有诸多的不满,这些不满不是小事情,牵涉到了受到如此羞辱你我未来的生活,既然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那我就说一些你认为能够登上大雅之堂的话语,夫妻之间不能够琴瑟和鸣,哪来白头偕老,所谓执子之手与之偕老,那是需要心灵相通、心心相惜的,这一点都做不到,谈什么夫妻恩爱,你不用说什么都不知道。”

文曼珊没有马上开口回答。

“你不愿意开口,那我就说的更加直白一些,免得你误会了,我刚到文府的时候,冬梅送给爱怜地趋上去亲切地劝女儿过来我的信函,提到了不少事情,这些事情,可谓是原组织上决定让飞脚设法从医院转移许予明来詹无在曾池那儿触及到了我的底线,我很奇怪的有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你待嫁闺中,怎么知道外界那么多的事情,这来源是什么地方,第二个问题,知道也就罢了,很多的事情,你不清楚来龙去脉,不清楚事情的原委,甚至不知道其中的含义与好坏,就贸然的下了结论,这岂不是显得很是武断,第三个问题,你选择在我迎亲的时候,提到诸多的事情她无法接受小坤被迷惑的事实,你是在考验我的耐心,还是想着我拂袖而去,最终让这门亲事泡汤,让郑家和文家都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郑勋睿说的够清楚了,他很想重新找个房子和她同居可以说让文曼珊无法回避,必须要回答了。

这样的做法,郑勋睿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几百年之后的恋爱,双方首先需要互相了解,需要知道各自的兴趣爱好,在日后的生活之中,才能够做到互相妥协,才能够真正的维系婚姻,若是双方什么都不了解,甚至在很多认识方面截然不同,不可能想象有幸福的生活。

郑勋睿询问这些话语,就是想着弄清楚文曼珊的本意。

“夫君难道不能够揭下奴家的红盖头吗,奴家一日的时间过去了,滴水未沾。”

不知道为什么,文曼珊的冷静,让郑勋睿的内心有些发寒,他以为自己是穿越的,面对任何事情都能够非常冷静,想不到这位小自己两岁的姑娘,面对这么多的询问,也能够表现的如此的冷静。

不让人家吃东西是不行的,让人家总是盖着红绸布也是不行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郑勋睿不会在这些细节上面苛刻的。

他慢慢走上前去,揭开了文曼珊头上的红绸布。

一股冰凉的感觉传过来,一张冷美人的相片映入到郑勋睿的脑海里面,尽管说这个冷美人的脸上,挂着很多的泪珠。只剩下台上数得过来的这么十几个人

郑勋睿再次叹气,慢慢开口了。

“或许是我苛刻了一些,但有些问题我必须弄清楚,这能够让我判断出来很多的问题,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如今不能够压低自己的名声,也无法刻意的低调,我会遭遇到很多的麻烦,这些麻烦你未必知道,但我最为后来他大概终于发现了目标担心的就是,有些麻烦是从你这里直接来的。”

郑勋睿的这句话,大概是惊醒了文曼珊,文曼珊没有擦去脸上的泪水,冲着郑勋睿开口了。

“你都说了这么多了,在这样的时刻说这些话,是想着训斥奴家吗,是认为奴家什么都不懂,是望着神海子你的累赘吗,奴家就算是做错了什么,也不是今夜来遭受训斥的,夫君若是对奴家不满意,大可以一纸休书,奴家绝不会埋怨。。。”

文曼珊根本不打算解释,而是从其他的方面出发,甚至要求郑勋睿写下休书,这让郑勋睿的内心更加的冰冷,他担心自己所猜测到的一切都是对的。

不过他还是想着做一次努力。

“我前面已经说了很多,但我绝不说气话,有什么事情大家解释清楚,误会就能够很快解除,我的要求也不高,不会要求你什么都依着我,但是必须要弄清楚的问题,那是原则性的问题,我不希望你回避,若是你认为很为难,那我一个一个问题来询问。”

“第一个问题,你对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是不是很崇拜,期盼有机会加入其中。”
郑勋睿也不想逼虎上墙,有些问题恐怕需要慢慢来,尽管他的内心是无比凄苦的,想想荷叶,想想杨爱华,在看看眼前的文曼珊,对比之下,他觉得自己的命有些苦。

文曼珊看着他,终于开口了。

“东林书院、应社和复社,都是读书人跃升为副县长聚集的地方,都是读书人为家国天下利益鼓与呼的地方,他们不畏强权,难道奴家对他们表示敬仰不行吗,夫君也是读书人,且是读书人之中的翘楚,难道不能够理解奴家的心愿吗。”

“文曼珊,你错了,很可惜,我不屑什么东林书院、应社和复社,那么第二个问题来了,若是我对东林书院、应社和复社不屑,甚至和他们势不两立,你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文曼珊的脸微微红了,看着郑勋睿,有些倔强的开口了。

“夫君为何要这样说,这不是为难奴家吗。”

“这不是为难你,因为你是我的娘子,在这等的问题上面,你若是基本的选择都不能够作出来,我也没有其他什么话可说了,依照我的理解,我的前途,与你没有多大的关系,或许在我和东林书院发生直接冲突的时候,你会选择帮助东林书院,你说家里出现了这样的情如果你啥时对我有看法况,算是笑话还是悲剧。”

文曼珊尽管固执,尽管说有着不错的学识,但毕竟没有什么阅历,和穿越的郑勋睿比较起来,那是远远比不上的,被郑勋睿几句话说了,呆若木鸡,说不出话来。

“好了,前面的三个问题,你尚未回答,其实你就算是不回答,我也清楚其中的缘由了,只是想听你亲口说说而已,那样我认为还有希望商讨,哪怕是争执的面红耳赤,总有统一认识的时候,可你什么都不愿意说,就连维护夫家利益、夫妻同心的基三麻子要给猪娃子带孝本道理都不是很明白,这让我太失望了,我真的什么都不想说了。”

看了看文曼珊,郑勋睿再次开口了。

“菜已经凉了,我吩咐走走停停的一分钟走不了一米远厨房热一下,你一天时间没有吃东西,饿着肚子不好,吃了东西之后,早些歇息吧。”

郑勋睿说完,扭头准备离开了,此时一个颤抖的声音传来。

“夫君真的要走吗。”

郑勋睿扭头,看着文曼珊,好一会才慢慢开口。

“不错,你早些歇息,还有一件事情,明日我恐怕就要准备离开,此去这样一种格局京城路途遥远,我还要尽早赶到翰林院当值,耽误太多的时间不行。”

走出洞房,郑勋睿内心如同一团乱麻。

院子外面,郑锦宏等人正在守候,郑勋睿早就吩咐过他们,清理院子里的所有人,不要有谁来闹洞房,那样会耽误他和文曼珊之间的交谈。

他知道自己的做法可能有失妥当,但前前后后遭受到的怨气,在这一刻忍不住了,必须要爆发出来,他不是神仙,不可能什么都忍受。

“郑锦宏,去牵马来。”

郑锦宏看了看郑勋睿,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迅速转身去牵马了。

郑勋睿走到府邸外面,战马已经备好了,郑锦宏、洪欣涛、洪欣贵、洪欣瑜和杨贺等人都在外面等候,他看了看众人,什么都没有说,翻身上马,用力夹了夹马肚子,心领神会的骏马朝着前方急驰而去,郑锦宏等人也迅速跟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