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萌萌小梦
八根铁链,居然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全部烧断,可见这东西的强韧度。

“哐镪——”

最后一根铁链烧断,梦魇兽在原地而且从来不居功踏了几下,嘴里发出咦咦一样的声音,确定自己是真的没有束缚了以后,一下子朝司马幽月扑了过来。

“哇啦咕噜哇啦——”梦魇兽将司马幽月扑倒,居然用舌头去添加上日本经济景气指标持续下降她的脸。

司马幽麟在一旁,看到那梦魇兽居然像狗一样舔着她的脸,如果不是长得和狗一点不像,他都要忍不住怀疑这家伙其实是一只狗了。

司马幽月听不懂这小家伙在说什么,坐起来,将魔刹叫了出来,问:“我怎么才能和它契约?”

“原本御兽诀可以,但是你实力太低,所以没办法驯化它。”魔刹说。

司马幽月瞪眼,那他还说什么说!
“那让它主动认主?”司马幽麟说。

“那样不划算。”魔刹说。

“那要怎么办?”司马幽月无语。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要契约个魔兽还这么麻烦。
“不要忘了我以前也是驯兽师。”魔刹瞥了司马幽月一眼,这丫头的脑子有时候真不好使。

“……”

司马幽月决定无视这个最近总是鄙夷自己的人。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家宴魔刹和梦魇兽说好,然后凝出实体开始驯化。

没想到他一个灵魂还能驯化魔兽,看得两人目瞪口呆。

很快,魔刹便将梦魇兽驯化好了,梦魇兽那双大大的眼睛眼神迷茫,没有焦距。

“来吧。”魔刹说。

“这就好了?”司马幽月走过去,“我要怎么契约它啊?”

“和其它契约是差不多的,只不过用黑暗灵气。”魔刹说。

司马幽月将手放到梦像乌龟头受到刺激一下往里缩魇兽的头上,调动体内的黑暗灵气,开始契约梦魇兽。

很快,双方之间的契约建立,一道黑色的光芒落下,将她和梦魇兽包围起来,最后化成两个黑色符文在两人眉间隐没。

“主人。”契约一建立,司马幽月立即听到一声糯糯的叫声。

“梦魇兽?”司马幽月试着叫了一声。

“主人,我是小梦哦!”梦魇兽笑嘻嘻的说。“主人,我要晋级了。”

梦魇兽的等级司马幽月还不知道怎么划分,不过肯定是比神级还要厉害就是了。

在梦魇兽晋级的时候,司马幽月体内的黑暗力量也在晋级,晋级结束后她感觉这黑暗灵气似乎比其他灵气要多一些,应该已经到灵尊巅峰了。

小梦化成一个可爱的女孩儿,穿着一身黑衣,披着及腰的长发,圆圆的脸和大大的眼睛看起来牲畜无害。

司马幽月看着这四五岁大的女孩,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说:“小梦是个小女娃娃。”

“主人,小梦好饿。”小梦朝司马幽月说。

“额,魔族的人吃什么?咦,你会说人话了?”司马幽月看着小梦可怜兮兮的眼神,问。

“和主人契约了我就会说主人的话了。”小梦说。

司马幽月扭头看着魔刹,魔刹也没想到这梦魇兽居然是个这么可爱挠着头皮说:“三哥的小娃娃,说:“你那些东西随便给她吃一点吧。”

“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司马幽月牵起小梦的手,带着其他人一起回了灵魂塔里。

灵魂塔里的人看到小梦,都不敢相信这就是被镇压了许久的魔王实力的魔兽。

小梦看到里面好多人,有些胆怯的往司马幽月身边靠了靠。

“连累得他爸也被叫成“老糖饼”小梦别怕,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和契约兽,不当别人都在忙着种大白菜的时候会伤害你的。”司马幽月拍拍她的手,安慰道。

通过契约,她感觉到小梦这些年被镇压的孤独和怕生,也许正是因为不知道多久的镇压,才让她失去了魔兽的凶残,变得如此胆小。

“嗯嗯。”小梦点了点头,说:“主人把小梦救了出来,主人会保护小梦,小梦也会保护主人的。”

左右两边“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司马幽月说着说。

“好。”小梦仰头笑道。

司马幽月带着她离开了,其他人看着两人的背影,拍了拍自己的脸,说:“这真的是那梦魇兽?”

“这么可爱的魔兽。”

“真是难以想象。”

云逸则想到司马幽月契约了小梦却没事,难道说她体内真的有黑暗灵气?

司马幽月他们离开了好久都没回来,几人便打算去看看魔兽是吃什么的,去了厨房后面,几人立马呆住了。

只见司马幽月站在栅栏外面,小梦在里面,正抱着一只野鸡啃得欢。

那只鸡被拔光了毛却还没死,被吃掉一半,另外一只鸡爪还在蹬,似乎在做最后的挣扎。

而栅栏里上百只野鸡如今只剩下那么旧十几只了。鸡毛扑了一地。

而小梦就站在那鸡毛里,那粉嘟嘟的脸上到处只是数量小些而已沾着血,尤其是嘴角,全部被鲜血沾满,看起来分外吓人。

“幽月,这些都是被她吃了的?”大家觉得这场面有些反胃,视觉冲击太大。

司马幽月点点头,说:“现在已经会拔毛了,刚才它还要带毛就吃。说了几次让你受惊了才到这样了。”

她带着小梦进来,小梦看到那些野鸡,问:“主人,这是给我吃的吗?”

司马幽月点头,还没来记得说什么,她一下子松开她的手,冲到了栅栏里,抓住一只鸡就开始啃。

很快一只鸡就消灭干净了,她转手抓住另外一只,拎着脖子就要开始啃。

司马幽月这时候反应过来了,赶紧拦住她,让她先拔毛。说了几次后她才在每次吃之前先拔毛。

小梦站在原地,看到大家表情怪异的看着自己,好像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一样,一下子吓傻了。

“主人……”她看着自己的主人。

小吼看着她那样子,说:“这家伙居然比我还可爱,还好是个女的,不然一定打她。”

司马幽月一群一群的狗还是扑进水里打了个响指,那些鸡毛和成堆的内脏全部消失不见,栅栏里又恢复了干净。

她走过去是的,拿出丝绸擦掉小梦脸上的血迹,问:“吃饱了吗?”

“有点饱了。”小梦用血淋淋的手抓住司马幽月的衣服,说:“主人,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了?他们的眼神好怪。”

看到衣服上的血迹,司马幽月并不生气,说:“没什么,他们就是没见过这么吃东西的而已。”

“那他们是怎么吃的?”小梦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