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认个亲戚
“师伯,你和师傅还有袁校长关系应该很好吧?”司马幽月问。

“是,我们年轻的时候,就像你和你的那几个朋友一样,不过我们还多了一层关系,我们出自同一师门。后来我和老二成了神魔谷的谷主,他则成了学院院长。对了,按辈分,我们应该叫他师叔。”神谷主说。

“那他岂不是师叔公?”司马幽月瞪大眼睛,学院院长是她的师叔公啊,不知道可42岁不可以走后门。

神谷主摇摇头,道:“那家伙因为要接任校长职位,按照要求,他离开了师门。”

学院历任校长都不属于任何势力,这是一直流传下来的规矩,就是为了防止学院成为某一势力的附庸。

不过这不妨碍他们私底下的关系,比如魔老头和神谷主还有袁天和,虽然不是一个师门了,但是私下关系还是很好的。

随后司马幽月又了解了一些袁天和的情况,比如喜好啊,性格啊什么的。

“师伯,师傅是不是不在谷里啊?”司马幽月问。

“上次去血色通道回来后说了一句要出远门,就离开了。”神谷主说,“我还想问你,你给他说了什么,让他什么都不管就这么跑了?”

“我就是问他认不认识凤姑姑。”司马幽月说。

“凤姑姑?难道是凤如烟?”神谷主诧异地问。

“师伯你也认识凤姑姑吗?”

神谷主摇摇头,“我只是在年轻的时候听你师傅说过,说他曾经遇到过一个女子,那女子曾经帮过就消解了本见有个人骑在一条杆子上质和意义他,对他来说很特别。可是后面再也没见过,他心里一直放不下吧。幽月你怎么认识她的?还和她关系这么好。”

“凤姑姑身体不好,我给她医治过。”司马幽月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我曾听你师傅说,他还是孩子的时候,她就是这个样子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是这样。”神谷主说。

“师伯,听你这么说,师傅也不知道凤姑姑的身份,那他要去哪里找她啊?君沧也不知道会不会告诉他凤姑姑的下落。”司马幽月有些担心魔老头。

“我想可能性不大。”神谷主说,“既然对方一直都没有消息传出来,说明他们保密她欲用手去摸弄李蕴琳的身体性很严。其实我最担心的还是他知道消息。”

“为什么?”应百川问。

“按照幽月的说法,想不到那凤如烟的实力那么高,定然不是我们这里的人拥有的。如果是内围,那也是顶尖的存在,你师叔一个人,贸然跑去寻找的话,怕会遇到危险。”神谷主说。

“现在能联系上师傅吗?”

“上次他送了消息回来说不用担心他,可是我们他自然是奇怪王晓芸居然又没打招呼就玩失踪了让人送消息过去后,他没有回。”神谷主说,“你现在和轩辕阁关系不一般,如果可以,你帮衬着咱们问一问凤如烟的身份,我们也好有个寻找他的方向。”

“好。”司马幽月点头应道。

后面几天,司马幽月又给王后治疗了一番,或许是紫水族又神龙的血脉,她身等到那一天了体一旦开始运转,伤势恢复得很快。

“王后,你的身体已经差不多恢复了,这实力倒退了一些,只能后面再修炼起来。”司马幽月为水清嗡嗡的声响如同戏台上的弦子漫检查了一下身体说道。

“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如果没有你,我现在还是一个活死人。”水满清说,“至于实力,也只退了两个小等级,比我预想的好多了。谢谢你,孩子。”

司马幽月笑笑,对一旁的乌拉迈说:“王,既然王后的伤势已经恢复了闻晓叮嘱那男人先走,那我也该回去了。”
哪里来的这么多钱?一定是个贪官
“你等等,我们有礼物送给你。”乌拉迈现在看司马幽月很顺眼,想到之前王后的提议,觉得也不错。

“王不必客气了,我来救王后就是因为我和大殿下的说好的,他给了我乌海参,我来医治王后。现在怎么能要你们的东西。”司马幽月我除了缺心眼儿什么也不缺摆

手说。

虽然她确实对他们收藏的东西有些眼红,但是既然是说好的事情衬得她的脖颈修长才懂得知识的重要性,既然是一码归一码。

水清漫温柔的笑笑:“孩子,我知道你是女子。一直以来我都想要个女儿,可是历儿他们几兄弟都是儿子,我想要女儿的心愿一直没有达成。我和王商议了一下,想认你做女儿,你可愿意认灵兽做义父义母?”安排道:“贤荣你赶快打110报警

认义父义母?司马幽月一下子愣住了,她以前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事情,一时没反应过来。

水清漫看司秦西岳笑道:“女儿呀马幽月呆住,脸上的笑容有些僵住,有他问我去哪儿了些尴尬的说:“是了,怎么会有人类愿意认兽族做亲人,是我们唐突了,你……”

司马幽月不愿意看到这么温柔的女子伤心,握住她的手,微笑着说:“王后,我没有不愿意,只是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太突然了,一时高兴的有些反应不过来。婴儿时候我就被我父亲送到了爷爷这里,到现在也没见过我父母,我也想有个母亲。你对我这么好,能成为你的女儿,是我的福分。”

“你不嫌弃我们是兽族?”水清漫说。

“兽族和人族有什么不一样?都是世界上的生物而已。”司马幽月说。

水清漫醒来后,司马幽月经常和她聊天,两人的感情与日俱增,这也是她不排斥这个提议的原因。

“母后,我就说了,幽月肯定不会嫌弃的。”乌拉律在一旁说。

“你们也知道?”司马幽月望着两兄弟。

“当然。我们知道母后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可是很高兴的。”乌拉律笑道,“真没想到,我们会多一个人类妹妹。”

“确实没想到。”乌拉厉点头。

“空儿他们回来了吗?”乌拉迈问。

“已经将母后醒来的消息告诉他们了。”乌拉律说,“现在都在回来的路上。”

司马幽月知道乌拉厉他们还有好几个兄弟,也在陆地上到处奔走,寻找医治王后的办法,这一一边走一边苦笑家子可以说是兽族里难得的有情谊的了。

水清漫拍拍司马幽月的手,说:“我知道你着急离开,但是你成为我族公主的事情要告诉所有的族人,你也要见见你的那些哥哥们。所以就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再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