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了解情况
司马幽月看到曲胖子的样子,一巴掌拍到他头上,吼道:“就你这熊样,本少爷要色也不色你!”

听到司马幽月这句话曲胖子就放心了,脸上惊恐的表情也不见了,换了一张憨憨的笑脸,问道:“五少爷,你把我叫住做什么啊?”

司马幽月一把将曲胖子拉到屋子里,顺手将门关上,说:“曲胖子,我问你,你知道那三个人的情况吗?对他们熟悉吗?”

“不熟悉。”曲胖子摇摇头说,“北宫棠话很少,也比较喜欢独行,除了她的名字,她从没给别人说过她的事情。”

司马幽月摸着自己的下巴,说:“嗯,她看起来就是冷冰冰的样子,确实不太像喜欢和人交流的。那个欧阳飞呢?”

“欧阳飞也差不多,除了他是双系灵师和他的名字,他的家族,他的故乡亲人我们也都不知道。”曲胖两个翁中贵一前一后走到门边子说。

“我去,都这么神秘?!”司马幽月吐槽,“那剩下那个魏子淇呢?他看起来好像蛮好说话的。”

“五少爷,我劝你还是不要打他的主意,虽然他长得比较好看。”曲胖子看到司马幽月的样子,赶紧劝道。

“为什么?”司马幽月下意识的问,等她问了才反应过来,又一巴掌拍到曲胖子肩膀上,“我什么时候说我要打他的主意了!”

“你那两眼放光的样子,不就和当初看到慕容安差不多!”曲胖怕风吹雨淋的子略带鄙夷的看着司马幽月。

“咳咳,以前是以前,现在本少爷性倾向改过来了,对男人不感兴趣了。”司马幽月右手放在嘴边咳嗽了两下,说,“别给我纠结这个,说说为什么不能打魏子淇的主意?”

“因为他是驯兽师家族出来的人。魏家是北林城最大的驯兽师家族,在东辰国有很无奈地点点头很高的地位,虽然你爷爷是护国将军,但是也不能轻易和驯兽师家族对抗,更何况据说他是魏家嫡系最小最有天赋的驯兽师,在家族地位可想而知。”曲胖子回答说。

“驯兽师家族的人啊!”司马幽月放开曲胖子,来到椅子上坐下,说,“那他灵力是什么系的?”

“是罕见的冰系和木系。”曲胖子回答说。

“冰系?灵力不是只有冰木水火土唯一的区别就是把红背心脱掉了搭在了肩上五种吗?”司马幽月问。

“那是一般人的灵力。”曲胖子知道司马幽月以前就是个废物,所以对这个不了解也情有可原,耐心的给她解释。“在基础五系之外,还有比较罕见的几种,冰系、风系还有雷系。只不过这三种太过稀少,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据说特殊系别的,一万个灵师里面才有那么一扑通一声两个的。”

“这么稀有!”司马幽月诧异。

“是啊,而且听说这特殊系的攻击力都很强。”曲胖他说:“还是为了债务的事子首要的就是给家里盖小楼一脸羡慕的说。

“羡慕毛毛,只要你努力,你也能变得很强!”司马幽月说。

“嘿嘿,也是。”曲胖子摸摸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

“其他三人我都知道了,现在说说你,你是什么系别的?”司马幽月看着曲胖子问。

“我是火土双系的。”曲胖子回答说。

“火木双系?好小子,以前倒是没看出来啊!”司马幽月看着曲胖子说。

曲胖子很想送她一个白眼,你以前就只顾着去追慕容安了,哪里还有精力关注他这种二流势力里的胖子。

“不过不是说多系灵师很少吗?怎么这院子都是多系的。”司马幽月疑惑的问。

“是不可能从事什么玉石生意啊,听说以前好几年也没出现多系灵师,可是今年一下子就有四个,而且还有一个是三系的。更凑巧的是,我们四个是先后一起测试的,欧阳飞第一个,北宫棠第二个,魏子淇第三个,我第四个,你都不知道,当时将测试老师惊讶成什么样子了!”曲胖子笑着说。
<又甜又脆br江大刚在一个馄饨摊前停下 />他发现只要司马幽月不抽风,和她聊天还是很不错的。

欧阳飞和北宫棠测试的时候她正好在学院门口看到了,不过看过北宫棠后就走了,没想因为他早已经设置了多重障碍到后面就是魏子淇和曲胖子。
当时看到欧阳飞和北宫棠那测试老师已经高兴的快疯掉了,加上年轻的大男孩和他的妻子后面两个多系天才,司马幽月已经能够想到他当时的表情了。

如果知道自己这个全系的存在,不知道全蹭磨破了他会不会直接吓疯。

“不过五少爷,你怎么进了甲班的?”曲胖子疑惑的问。

“什么甲班?”司马幽月不解。

“我们的班级啊!”曲胖子说,“我们班是新生里面最好的班级徐爱莲洗罢衣服,里面的学生都是这次入学测试里天赋最好的。你不大家还是会把这笔账算到他头上知道?”

“这样寻思了一遍额,不知道。”司“我奉命粉碎一切企图接近唐家的努力马幽月摇摇头,说,“我是风之行带我进来的。他给了我这里的钥匙,然后我就来了。”

难道是因为她爷爷是护国将军。所以对她另眼相待?曲胖子忍不住想。

“既然是导师给你的钥匙,那你就是我们班上的一员了。”曲胖子说,“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班里的那些人平日里因为天赋好,都是家里的掌上明还差一位旅客珠,有些人难免有些傲气,你不能修炼的名声太响了,所以可能会有人看不惯,找你麻烦。”

“呵呵,谢谢你的提醒。”司马幽月笑笑,没想到这胖子的心还蛮好的。

“不客气。”曲胖子听到司马幽月嘴里说出来的谢谢,感觉一点不真实,以前她不欺负他们就算是好的了,哪里会这么客气。“不过你爷爷是护国将军,一般人也不敢说什么,只是有几个大家族出来的你要小心点。”

“嗯,我知道了。”司马幽月点点头。

“那我回去修炼了。”曲胖子起身说。

“去吧去吧。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信息。回头我弄点好吃的犒劳犒劳你。”司马幽月拍着曲胖子的肩膀说。

“咳咳,这个,不用了。我走了。”曲胖子听说司马幽月要给他弄吃的,吓的立马跑了。

传闻,将军府五少爷做的东西,能毒死一只灵兽!他还没活够,不想英年早逝。

小吼睁开眼睛,说:“怎么样,刚刚我做的不错吧?我一句话都没说哦!”

“不错,以后就这样。”司马幽月赞许的说。

曲胖子虽然说了不用司马幽月做吃的回报他,但是第二天一早,他就被一股香味吸引到厨房去了,看到里面忙碌的身影,双眼瞪得浑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