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知己知彼
告诉丁宝坤郑家军准备进攻双岛和旅顺口的事宜,郑勋睿是出于尊重的角度,再说正月初一郑家军就要出发了,消息不可能泄漏出去,唯一遗憾的地方,是无法弄清楚双岛和旅顺口等地的军情,这是无法侦查的,隔着茫茫的大海,王小二率领的斥候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没有办法去侦查。

回到蓬莱城,郑勋睿打算歇息了,其实他一直在思考这场战斗该如何进行,从蓬莱城出发,沿途有着不少的岛屿,包括长岛、小竹岛、大竹岛和皇城岛等等岛屿,这些岛屿的面积都是不小的,经过这些岛屿之后,就进入到了老铁山水道,登陆的地点在双岛,这里就是大明曾经的金州中左所,前行五十里地,靠海而建的就是旅顺口。

真正需要掌握的情报有很多,包括被后金鞑子占据的双岛和旅顺口,情况是否和以前还是一样,后金鞑子是不是进行了其他的建设,城池的情况如何,后金鞑子在这里的驻兵情况如何等等,这些关键性的情报,目前是一无所知。

不能够掌握相对准确的情报,意味着战斗就没有十足的把握,意味着从郑州搬到你们家里住了郑家军将士将要付出更多的牺牲,尽管说后金鞑子的主力都集中在朝鲜、沈阳和盖州等地,但双岛和旅顺这样的地方,皇太极不会忽略,肯定会派出军队长期驻扎的。<又犯了br />
想到这些事情,郑勋睿有些郁闷,也为朝廷不注重水师的建设感觉到遗憾。

天色已经暗下去,蓬莱城内很是安静。已经是腊月二十九,翌日就是大年三十了,郑家军的将士是无法过这个春节了,想到了在淮安的文曼珊等家人,郑勋睿很是感慨。穿越之后,的确做出了不少轰轰烈烈的我劝你还是小心点吧事情,可是在面对家人的时候,遗憾还是太多了。

洪欣瑜进入屋内,禀报说丁总兵带着一个军士和一名商模样的人求见。

郑勋睿很是奇怪,蓬莱城已经成为郑家军和水师的驻地。没有商贾了,这一切的安排,都是为了行动的保密,丁宝坤这个时候带人来求见,而且是商贾。难道有什么事情。
猛看了他一眼然间,郑勋睿想到了一种可能,他忍不住站起身来。

“洪欣瑜,那是通知郑锦宏、杨贺、刘泽清、王允成、马祥麟、苏从军、苏蛮子和王小二等人,迅速到这里来。都给王茜家”

丁宝坤带着一名军士和一名商贾进入到屋里,看见屋里的众人,丁宝坤愣了一下。

“大人,这位是水师百户刘阿福。这位是本地商贾段宗奎,他们有事情要向大人禀报。”

郑勋睿微微点头,没有开口说话。

刘阿福和段宗奎进入屋内。悉数都跪下了,他们没有什么功名,见到了郑勋睿,自然是要下跪的。

“你们都站起来说话。”

刘阿福和段宗奎站起身来。

刘阿福看了看丁宝坤,有些迟疑的开口了。

“大人,段宗奎是小的发小。自小就在一起的,小的听总兵大人说。需要知道双岛而且是一名侦察排长和旅顺口等地的情况,段宗奎时常在这一带的水域做生意。知道一些情况。”

郑勋睿的眼睛亮了,这方面他的确是忽略了,尽管说后金鞑子占据了双岛和旅顺口,可做生意的商贾,不可能完全禁绝不断地和牌,特别是那些有着一定关系、而且灵活的商贾,肯定是会抓住这样机会的,双岛、旅顺、金州乃至于复州等地,与南方的物资交流,完全要依靠海路,辽东那边经商危险重重,关宁锦防线是很难逾越的,从蒙古草原运输,成本太大,不划算,所以还是要依靠海就这样路。

段宗奎应该就是这些商贾之中的一位。

刘阿福刚刚说完,段宗奎就开口了。

“小的做的都是小本生意,几次来往旅顺和登州之间,没有赚到多少银子,小的知道官府不准这样做,小的知道错了,小的以后不敢了。。。”

段宗奎准备再次跪下的时候,丁宝坤红着脸开这方面我也比不上戴胄口了。

“大人,都是末将管束不严,本地商贾前往双岛和旅顺等地经商,大都是在芝罘岛停歇的,水师本来是应该去查处的,可是。。。”

“不用说这些话,本官不会追究你们的责任,本官想知道双岛、旅顺口、金州、新会、复州等地的情况,段宗奎,将你所知道的情况全部说出来。”

“是,小的前几天才从双岛回来。”

郑勋睿集中了精神,郑锦宏等人的脸上,更是露万分心痛地说道:“林书记被洪水冲走了出了喜色。

过了好一会,段宗奎都没有开口,郑勋睿有些奇怪了,看了看段宗奎有些茫然的表情,他突然知道为什么了。

“段宗奎,本官来问你,凡是你知道的,都要详细的回答,明白吗。”

段宗奎点点头,如释负重。

“第一个问题,双岛是否建立了城池,驻扎有多少的后金鞑子。”

段宗奎的脸色瞬间发白,身体都微微颤抖了,桂品三问连忙跪下,口不择言的说话了。

“小的、小的没有私通后金鞑子。。。”

郑勋睿有些哭笑不得,站起身来,走到了段宗奎的身边。

“段宗奎,本官刚刚说了,不管你以前做过什么,都不会追究的,你既然是商贾,那本官就和你做一个交易,你若是能够告知本官事情,帮助到本官,那本官就考虑让你在这一条海路上面大大方方的做生意。”<已不再清静br />
这一下,段宗奎的眼睛亮了,身体也不颤抖了。

“是,小的知道一些情况,全部说出来。”

“双岛的城池还是以前的样子,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城池已经修好了,小的知道城池内驻扎有一千后金鞑子,不,没有一千后金鞑子,只有两百人,其余的都是汉兵,旅顺口驻扎有两千人,其中有一千后金鞑子,旅顺口的城池也是原来的样子,不过后金鞑子将城墙加高了一些,金州城内驻扎的后金鞑子大约有五百人,没有汉兵,新会没有驻扎后金鞑子,复州驻扎有两千后金鞑子,也没有汉军。。。”

段宗奎说的情况非常的详细。

段宗奎说完之后,郑锦宏忍不住开口询问了,他毕竟从事情报事宜,要说段宗奎不过是商贾,怎么可能知道如此详细的情况。

“段宗奎,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段宗奎身体发抖,低下头不敢开口说话。

刘阿福帮忙开口了。

“大人,商贾做生意,必须要和当地的官府打交道,否则就无法做了,后金鞑子也想着得到更多的钱财,对商贾不是很在意的。。。”

郑勋睿挥挥手,他明白其中的奥妙,段宗就成了一种象虽然刚才还是一瘸一拐征奎这样的商贾,做生意主要是针对后金鞑子以及官府的,否则在当地做百姓的生意,能够赚什么钱,要说后金鞑子个个都清廉如水,那是不可能的,如此好的赚钱机会,也会抓住的,再说后金鞑子对明军根本不在乎,也不怕情报泄漏,他们根本看不起明军。

郑锦宏也明白了这一点,在郑勋睿挥手的时候,开始点头了。

“段宗奎,你立下了大功,不过你刚才说的情况,尚不是很详细,这样,郑锦宏,你详细询问段宗奎,凡是需要了解的情况,悉数都要问到,所有人都去听听,情况询问清楚之后,马上来禀报。”

屋里再次安静下来,郑勋睿开始详细看着地图。

半个时辰之后,郑锦宏面带喜色进来了,跟随在后面的所有人,也是面带喜色。

郑锦宏很快说清楚了情况,从双岛、旅顺口一直到复州、永宁等地,后金鞑子的驻军一共只有三千人,其中双岛两百人、旅顺口一千人、复州一千人、金州五百人、永宁三百人,东面的旋城没有驻扎后金鞑子,新会县也没有驻扎后金鞑子。
<传说实在不少br />驻扎在这一代的汉军,是耿仲明的麾下,一共也就是三千人。

也就是说,从旅顺到永宁的大片区域,后金放置的兵力一共也就是六千人。

这个情报绝非一般。

郑锦宏还在汇报的时候,郑勋睿已经有了大致的作战计划。

“天助我也,此次作战的计划,要做出调整了,郑家军必须要用最快的速度拿下双岛至永宁所有区域,干净利落的剿灭驻扎在这一片区域的后金鞑子,我原来还想着在旅顺口阻挡后金鞑子的反攻,现在看来,完全不必要在旅顺口迎战了,阻击后金鞑子的战斗地他不打算再去街上了点,设立在永宁城,这一次,我倒是想着驻扎在盖州的多里面有家常的白菜香芹、一块黑糊糊的板栗豆腐、一段山药、一撮干马齿苋、一小块麂子肉、几根黑猪排、两只杀好洗净的鹌鹑铎、阿济格和阿巴泰前来进攻了,到时候郑家军让他们有来无回,若是真的做大了这一点,皇太极怕是没有心思征服朝鲜了。”

看见郑勋睿的脸上露出笑容,郑锦宏也很是高兴。

“少爷,属下也是这样想的,如此好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属下真的没有想到,后金鞑子在这么大的地方,狼是最记仇的动物竟然只部署了六千军士,其中还有三千汉军,要是不能够拿下这一大片地方,属下都觉得浪费机会了。”

郑锦宏的话语,代表了所心里嘀咕道有人的心思。

郑勋睿变得严肃起来了。

“正是因为知道了诸多的情报,此次征伐,我们更是要注意,必须一鼓作气,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拿下这些地方,等候后金鞑子的驰援,我们的作战部署真的能够实现,将对后金鞑子形成沉重的打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