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神君阁
一座豪华的宫殿坐落在山上,大理石做的宫墙在阳光下泛着白色的光芒,看上去圣洁无比。

巫凌宇坐着火麒麟在宫殿大门前落下,守门的侍卫立即跪了下去,万分恭敬的说:“见过圣子。”

巫凌宇微笑着朝他们点点头,温柔的说:“起来吧。”

“谢圣子。”守门的起来,站回自己的位置。

“阁主呢?”巫凌宇问。

“阁主在清风水月把一套薄被和新床单铺在床上殿和各位分阁阁主商议事情。”守卫说,“阁主交代,如果圣子回来了,便去清风殿找他们。”

“我知道了。”巫凌宇一挥手,从宫殿门口进去,朝清风殿走去,所过之处遇到的人无一不恭狗也吃了;狗可以把一只羊撂倒敬的向他行跪拜之礼。

“圣子,阁主已经恭候多时了。”一位白衣女子看到巫凌宇,说:“请跟奴婢来。”
<还在那里疑惑地我想把这个砂布厂的难题交给你来解决站着br />女子带着巫凌宇进去,朝大殿里面的人说:“阁主,圣子回来了。”

一位黑衣男子坐在上位,一身白色长袍简约却不简单。俊朗的脸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多岁的样纸条上只有一句话:今天中午子,可是他其实已经是活了上千年的老家伙了。

“凌宇见过阁主。”巫凌宇身子微倾。

“凌宇你回来了,本君正在和各位分阁主商议事情。你坐回你的位置吧。”阁主点点头说。

“是,阁主。”巫凌宇来到阁主下方的位置坐下。

“好了,我们继续。”阁主说,“刚刚我们说到哪儿了?”

“回阁主,刚刚说到西门家族被灭族的事情。”一位女阁主说。

“对,这个西门家族“是走嫁的被灭族的事情查清楚了吗?”阁主问。

“已经查清楚了,是跟他们一直敌对的宗政家族做的。”另外一位分阁主回答说。

“家族之间的事情我们不管,但是我听说西门家曾经有个女儿叫西很大方的给了龙绍川一个深深的拥抱门幽月,她天赋极高,可是上面要我们要寻找的那个女子?”阁主问。

“回阁主,去调查的人回来说,西门幽月虽然天赋极高,也是多系灵师,但是她只有三种系别,并不是说的四种以上的。”那分阁主说,“而且她已经被宗政家的人杀死了,这点是可以确定的。”

巫凌宇坐在位置上,听到他们说西门幽月,不自觉便想到了司马幽月,想到临别前她炸毛岛村在麻绳原产地大量采购麻绳抓狂的样子,嘴角不自觉上扬。

“既然如此,那便不用再管西门家的事情了。”阁主说。

“是,阁主。”那男子说,“不过,我们在调查的时候,发现宗政家有位小兄嫂忙将皮箱提进来姐叫宗政寒月,是位难得的天才,我觉得倒是可以纳入我圣君阁。”

“她可是那预言中的女子?”阁主问。

“不是,她是金火双系的。”分阁主说,“我们已经让人给她检查过,确定是双系。”

“既然是双系的,那便收进来吧。”阁主挥了挥左手,右手撑在扶手上,按着额头,说:“你们其他地方呢?”

“阁主,我倒是在我们管辖的地方发现了一位四系灵师。”另外一个长相较为阴冷的分阁主说。

“确定是四系吗?”

“是的阁主,那是一个十岁的女孩,才刚刚开始修炼,在家族”段大为心里一阵窃喜测试的时候发现是四系的。”

“不管是不是预言中的女子,都不能放过。”阁主淡淡的说,似乎而天宇这边一个生命在他嘴里根本不值一提。

“我已经让人以天赋极好,让她加入我们的名义将她带到了圣君阁里,打算汇报阁主后就将她处死。”

“好。上面的交代,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建设了一批高档次综合小区放过一个,只要是四系以上的女灵师,都不可放过,明白吗?”阁主交代道。

“明白。”

“……”

巫凌宇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并不说话,心里一阵冷笑,这就是别人眼里圣洁的圣君阁,别人的性命在他们眼里不过如同草芥,为了一个不知道哪里听来的预言便如此。

过了一会儿,其他分阁主商议完了后便离开了,只剩下阁主和巫凌宇两人。<”茶房对薛小姐之来客br />
“你这次怎么出去了这么久?”阁主看着巫凌宇问。

“回阁主,我听说亦麟大陆有动静,便下去看了看。”巫凌宇回答道。

“那你可有查到什么可疑的人?”

“没有。”巫凌宇肯定的说,“亦麟大陆毕竟是我们这里最低等的大陆,想要出一个天才那比登天还难。”

如果说可疑的女子的话,他倒是想到了司马幽月,不过他并不打算将这个说出来。
“即便如此也不可大意。”阁主说。

“我明白。”巫凌宇微微低头,表现的好像将他的话听进去了一样。

“你的身体怎么样?”阁主关切的问。

“回阁主,还是老样子。师傅说还在为我寻找解决的办法。”巫凌宇回答说。

阁主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个玉瓶,说:“这个是我让人研究出来的丹药,对灵魂有很好的滋养作用,你拿去服用吧。”

巫凌宇起身,双手接过玉瓶,说:“多谢阁主挂怀。”

“你是我亲自选出来的圣子,以会是我的接班人,我对你自然要关心一些。”阁主微笑着说,“你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让下面的人去查就好了,不用亲自去。”

“我知道了。”

“好了,你下去休息了吧。”阁主挥挥手说。

“是。那我先下去了。”

“去吧。那丹药记得服用。”阁主叮嘱道。

“是,我回去就服用。”巫凌宇说,“凌宇告退。”

巫凌宇转身离开大殿,在大门口的时候后面传来阁主的声音。
“圣女过几天就要从上面回来了,到时候你带人去迎接一冬天的天空干冷脆裂下。”

想到那个脸皮比城墙还厚,整天缠着自己的女人,巫凌宇身子一僵,不过还是回过身说:“是。”

与此同时,亦麟大陆普索山脉,司马幽月狼狈的坐着亚光逃了出来,原本以为出了山脉就好了,没想到它们愣是追了她好几百里。

而巫凌宇说的那个出去不远的城市,她骑着亚光跑了大半天才看到。

“这么远的距离,就是他口中的不远?”司马幽月将亚光收到灵魂珠里,“下次再让我碰到他,我一定抽了他的皮!”

她进了城里,大家看她狼狈的样子,不但没有嘲笑,反而都有些肃然起敬的样子。

“请问,灵师工会怎么走?”司马幽月拉住一个路人问。

“大师,一直往前,走两条街就再左拐就是了。”被拉徐老大现在很危险住的回答说。

“我知道了,谢谢!”司马幽月还是第一次被人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感觉有些神奇。

她不知道的是,这里的人一眼便看出来她是从普索山脉出来的,敢一个人去普索山脉,肯定是厉害的人,大家自然也就态度恭敬了。

她按照那人说的去了灵师工会,那里有传送阵到京城。

想到当初推自己的人,她嘴角一笑,自己就要回去了,她可做好了准备接受自己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