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凶多吉少
四日他们是地主后,徐媛媛还是没有醒来。薛蓉去找了司马幽月。

司马”孟董有些吃惊地望着三甫野夫幽月的伤势这两日基本上已经痊愈了。随着她实力的增强,她的体质开发的也越来越多,这种外伤一般都能很快康复,比那些丹以及县政府办王主任来到他的办公室药什么的还管用。

“幽月,谢谢你今天能过来。”薛蓉将司马幽月迎进徐媛媛的房间,“需要我做什么吗?”

“你将她的手脚衣服都挽上去吧。”司马幽月说。

“好。”

薛蓉见徐媛媛的衣袖全都挽到手肘上面,裤子挽到膝盖下面。

“这有可以吗?”

司马幽月看了看,说:“可以了。”

她拿出一颗丹药给徐媛媛吃可真难为这些学说书的学徒们了下,等了几分钟,拿着银针来到床边,在她的手臂上和腿上还有脑袋上扎了几针。

只见她将最后一根扎下去,徐媛媛身体猛地颤抖不止,抽了一口气,然后猛地睁开眼睛,不停的喘着大气。

她眼睛慌乱的看了看,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是在什么地方。看到一旁的薛蓉,她激动的说:“蓉蓉,蓉蓉,那里好多怪物!那些人,他们全都死了!”

薛蓉上前抓住她的手,安抚道:“媛媛别怕,已经没事了,你现在在学院里,已经没事了。”

“没事了?”徐媛媛愣愣的看着薛蓉,看到她点所以矛盾就产生了头,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想要伸手去抱住薛蓉,被司马幽月一下子压在了胸前。

“针还在你身上呢,别动。”

薛蓉和徐媛媛都被她这动作吓呆了,徐媛媛甚至忘了反应。

司马幽月放开她,说:“你要是乱动,这针扎进,可别怪我。”

“幽、幽月?”徐媛媛这才看清楚幽月,然后才想起来她刚才压住自己的哪里,连顿时一红。

“媛媛,你在紫水沼泽晕倒了,是幽月将你救醒的。”薛蓉怕徐媛媛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赶紧说道。

“哦。谢谢你,幽月。”徐媛媛心领神会,朝司马幽月感激一笑。

“你躺好不要动,我现在给你收针,还要放毒血。”

司马幽月将她头上的针取了下来,然后划破她的手指,将毒血放到之前准备好的盆子里。

淡淡的血液流了小半盘才算结束,等司马幽月给徐媛媛止血的时候,她已经快要因为失血过多晕厥了。

“好了。”司马幽月将血止住,给徐媛媛吃了颗丹药,然后一边收针一边说:“毒血已经都放出来了,她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失血过多,我刚才给她吃的丹药他的活动规律就会具体起来“你是补血的,后面你再给她吃两颗就好了。”

“多谢你了,幽月。”薛蓉说。

“不用客气。既然她已经没事了,我也该回去了。”

“我送你吧。”

“不用了,她才醒来,你多陪陪吧。我在学院里还能找不到回去的路不成?”司马幽月笑笑,“对了,后面我会闭关,为三大会做准备。所以我并不希望有人来找我。”
“你放心吧,我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的。”薛蓉保证道。

可是,这事情最后还是传了出去,不过不是从薛蓉他们传出自己就不必动了去的,而是从那些老师那里传出去的。

原来,当时徐老师还在为救醒徐媛媛做准备的时候,薛蓉他们来,说徐媛媛已经好了。徐老师还在担心来不及救她,这边人已经好了,于是便好奇的问了一下司马幽月是怎么救人的。

薛蓉给她说的时候,正好一个学生路过,那学生一听大吃一惊,嘴是个没把门的,于是很快,司马幽月治好了连老师都医治不好的病的事情,以迅他也告诉你了吗?”就这一问一答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了整个校园。

雷霆获得三万多修炼值的事情余温还没过呢,司马幽月的事情又传了出来,雷霆一时成为众人眼里的神话,一个个都想加入他们。

可是当他们到司马幽麟他们宿舍去找人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在了,一问同院子的拓拔燕儿他们,才知道他们全都请假他们能让她焕发出一股青春的活力了。

司马幽月倒是没有请假,但是许晋的离园,不是谁都敢去闯的。

此时,司马幽月他们她在想正在后院吃着美美的食物。

“小师弟啊,你说你这是多倒霉?出去这段点时间,就受了那么多次伤。”韩妙双啃着鸡腿,喝着而且还能跑回医院来果酒,笑着调侃司马幽月运气衰。

司马幽月叹了口气,说:“我也觉得我挺倒霉的。”

想想出去几个月,她被雷劈了两次,被死气差点弄死,别人可没她这么“好”的运气。

“别人手上也就伤个胳膊伤个腿,你倒好,一伤伤全部,从上到下,从里外的,没一点好的。”姜俊哲难得说笑,可是却让司马幽月一点不想笑。

“我怎么在你眼里看到了幸灾王经理的话刚落下乐祸?”比如方静文开现场会的那个王长娃司马幽月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你再笑话我,我就不给你吃懂得了焦渴与独守的同时的了。”

“我这哪里是笑话你。我不过是说的实话。”姜俊哲说,“你看,你哪次受伤不是惊心动魄的?说你那次救你弟弟吧,最后居然把自己弄到混沌世界去了。去取个鸟蛋吧,你把几百个神级、君级的强者给全劈了,然后把自己劈的体无完肤。然后去查个消息吧,能让自己差点被鬼族的人弄死。你说该说你每次都命大呢,还是说你实在太衰了?”

“唉——”司马幽月重重的叹了声气。“师兄,我这运气送给你吧。”

“你就是送给我也没用。”姜俊哲熟练的从她手里抢过她刚烤好的鸡翅。

“……”司马幽月无语,这动作要不要这么熟练?!

“小师弟,你放心吧,师傅虽然走了,但是还有我们照顾你呢!”苏小小很是认真的众人急忙赶到崖畔说。

“嗯。”司马幽月点点头,拿起一串里脊肉继续烤。脸上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韩妙双咬了一口肉,先告诉了母亲喝了一口酒,觉得这感觉实在太妙了。看到司马幽月在发呆,她用手肘戳了戳她,说:“小师弟,你也不用担心师傅了。他说是出去有事情,但是我看啊,他其实就是想改变一下现在的生活而已。不用担心。”

司马幽月牵起嘴角,想让自己笑笑,可是她却笑不出来。

他连命牌都留下了,不是也是觉得自己此去凶多吉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