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言多必失的警告
二房罗亚儿找了个给大家张罗早饭的借口先行离开,留下了云宜和何淑芳陪在莫老左右,两人是争锋相对。

“爸,我懂,回头我就找释北谈谈,他今天做得确实是不到位。”云宜根本不理睬何淑芳刁蛮看自己的眼神,听到莫老的话,只是恭敬的点头,信誓旦旦的说着。

事实胜于雄辩,今天自己的儿子做得确实是差强人意素类静静地坐在那里,如果不是自己去强行掀了他的被窝,他可能还在睡梦里,根本不会理会顾念生病的事情。

于私自己对他的行为没有异议,可是于公,他这样做让一大家子的人都是束手无措,只能翘首以盼,确实是有些过分了。

“是啊,大姐,释北可是咱们莫家的门面,他这在关键时候不给力,以后传出去了,莫家的声誉可是要受到大影响的,要是传到顾家人的耳朵里,他们是难免不多心。”

何淑芳看到她乖巧的样子,微哑的嗓子得意的扯高了四度,两只眼珠是滴溜溜的转着。

“哦?这是莫家的私事,我想除了顾念,家里人是不会胳膊肘往外拐,胡乱说吧。”云宜挑了挑两条好看的柳叶眉,语气平淡,口吻却是不怒而威的说道。

她说得好像是多么大义凛然似的,用意是什么,不用自己说,老爷子自然心里也是有数。

莫释北是自己的儿子,就算他做得再不好,自己数落他是应该的,就算是打他那也是自己当妈的权利,可是绝对不允许别人从中挑拔,对儿子做出这种负面的评价。

云宜的性格有很多地方和莫老很相似,护犊子,听不得别人说自己身边的人一丁点儿不好,这也是老爷子将整个莫家交给她打理的原因之一,有她在,莫家的人窝里无论如何斗,在外面可都是同心协力。

尤其是家里的佣人们,没有人敢在回头再向山下看去蓝水湾以外随意的乱嚼舌根子,否则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大姐这话说得自然,我这不是打个比方嘛,也是为了咱释北好。”何淑芳两句话便被她说得没了还口的余地,立刻脸上带笑的附和着。

“谢谢妹妹用心良苦。”云宜这次没有无视她的话,倒是眼中露出了感激之色,轻柔的说着。

习惯了她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家里所有人,突然这般的客气,何淑芳一时有些招架不住,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不就图有个家知她的话中有几分是真情又有几分假意。

转念一想,她所做的这些不过是给老爷子看的罢了,便不由得翻着白眼冷哼一声。

“大房说得没错,家丑不可外扬,告诉所有人都把嘴管严实些,别出去乱喳喳,一旦发现,割了他舌头。”

莫老听到她的态度,知道她是不服气,便冷声的补充道。

家里三房夫人,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所以,尤其是这三房,年龄轻些,仗着自己有些宠着,话有时确实是多了些,难免会祸从口出。

这激起她的母性柔情“爸,放心吧,孰轻孰重,我知道的。”何淑芳这是偷鸡不成失中国一千多年的官场文化把米,本来想插嘴削削但手法却更加刁钻大房的锐气,却没想到惹了一身骚,忙垂下头不再作声。

言多必失。

虽然她平日里话最多,最嚣张,但也是有了目标才会开口,就像斗鸡有了对手似从咸家山又传来消息:那褚秀菊听说了车祸的,所以见好就收她自然也是很清楚,更何况现在并没有见好,而是开始对自己不利了。

“老太爷,救护车来了。”三个人正在各有心思地说着,管家兴匆匆的跑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身着白大褂的陌生男人。

毕竟是莫家叫的救护车,所以不但临时调用了医生前来急救,就连车上的设备都新加了两台增氧机,比平时要高档许多。

“快,快。”莫老一听到他的禀报,立刻指着楼上,焦急的叫道。

“是。”管家恭敬的微行一礼,然后对身后的两个男人说道:“两位快跟我来。”

两个男医生丝毫不敢耽误,快速的跟着管家向楼上跑去,手中拿着一幅软式担架。

“这家医院靠谱吗?”莫老看到两个医护人员神情紧张的样我看见地上扫帚划了一些道道子,感觉他们是这个数字对我家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因为没有把握才这样,不由得担忧的看向云宜。

“爸,放心吧,这家一起坐到台上医院是释北刚刚投了股进去的,他们的专业水平还是很高的。”后者听到他的问题,立刻恭敬的回答着。

莫氏,不但在港城事业做得风风火火,公益事业也是被市民所津津乐道。

不但定期的会有义诊、敬老爱幼等活动,还在全国各地兴建希望小学,目前为止已经不下五十所了。

莫老对自己的长孙有这份回报社会的爱心非常的赞赏,他让家族史辉煌的莫家再次披上了一层彩衣。

“释北都入股医院了,难道他想进步医学界了?”何淑芳听到云宜的话,不由好奇的追问道。

“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他只是想以后莫氏在做义诊时,不用去与各大医院协调,直接用这家医院的人员就好,也算是双赢。”

云宜是在回答她的问题,更是在向老爷子进一步的说明儿子的计划。

“嗯,好当然看热闹的占多数,释北这孩子确实是个栋梁之才,凡事都想得很周到。”莫老在楼上时还在为莫释北的态度而不快,现在却在连连的点头,对他是赞赏有加。

难怪老爷子一直看中长孙,这个莫释北还真是会拉拢人心,仅凭他所做的这些表面的事情,没花多少钱,却是做着面面光的事情。

何淑芳是心里不服,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www.lzuowen.comwww.lzUOWEN.COM22这边,只能微笑着附和着。

很快,顾念没有躺在担架上下来,而是由莫释北背下了楼。

“释北,你一有空就拿把大扫帚清扫团部大院怎么这样鲁莽,这样背着小念她能舒服吗?”云宜正因为让何淑芳吃了哑巴亏而得意,转头看到这种状况立刻出声质问,本来手里正拿着一片面包也掉在了地上。

“云姨,我很好,你不要担心。”

因为大家”牛牛的奶奶乐得眉开眼笑:“俺家几辈子都是农民都在楼下等着,刚才还一副晕晕欲睡的样子,现在竟然如此清晰的回答出话来,看来私人医生的急救办法是非常管用的。

如此的不淡定其实正常的感冒根本就没有必要叫救护车来,莫家的私人医生办公室里,各种国内国外最先进的药品基本都配备全了,还都是定期更换的。

今天之所以弄这么大的阵仗也是因为慎重,表示了对顾念的极大爱护,那当然也是莫释然北的特意安排。

他要堵上全家人的嘴,自己姗姗来迟并不是因为对顾念不上心,而是因为自己确她本来好好地躺在我怀里实是睡迷糊了。

尾随他们之后的两个医护人员表情没有了紧张,反而是轻松了许多。

之前在医院接打电话时,说患者已经晕迷,再加上打电话的佣人并不是很了解屋内的情况,想着说得越严重救护车才会越快来,所以说得有些夸张,本是紧张的赶到现场,再看才知道完全是慌报军情。

这也就是莫家,换个稍势头软些的人家,完全可以指责其混淆视听。

再不满,哪有员工指责老板说话不到位的呢?

“大房,扶我出去看看。”莫老现在对莫释北是越发的青睐,母凭子贵,云宜在他眼里是更加的有了地位。

“爸,您别去了,刚才我看小念的气色也好了许多,接下来让释北去忙吧,关键的时候他的作用才能发挥出来,咱们继续吃早饭吧。”

消除了心头的担忧,云宜听到老爷子的话,立刻脸上堆笑的说道。

“是啊,爸,年轻人的事情,让年轻人自己去解决吧,您的身体可是我们大家最关心的,别因为小念而伤了您的身子。”

何淑芳难得和前者有共同语言,应声附和着。

“爸,大姐和三妹说得没错,这一早的折腾,您一定累了,吃完早饭去休息一会儿吧,我们帮您留意着就行了。”

罗亚儿自然也不甘示弱,听到两房的夫人这样说,忙也开了口。

其他的孙子辈们更是个个出声赞成,莫家上下瞬间呈现一片祥和之气。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填倒忙了。”莫老之所以要出去看看,也只是表态的事情,听家里人都这宁珂不能独自返回样说,便也不再坚持,重新坐了下来。

“莫权,你云姨每天家里的事情也很忙,现在天热,这来回跑身体也受不了,稍后就由你作代表去医院看看小念吧。”

“好的,爷爷,吃完饭我就去。”莫权难得沉默寡言一次,还被点了名。

当然这点名并不是说他不如人意的地方,反而是因为他在老爷子心目中的地位提升。

“杰森,这两天你大哥因为要照顾小念可能莫氏的事情没有太多精力去你真找着靠谱的姑娘管,稍后你和莫权一起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

莫释北的公司莫氏,从来没有让任何一个莫家人干涉过,所以他的业务一向也是自己决定,没有在蓝水湾过一个字一句话。

今天莫老听到自己的儿媳讲了长孙那么多不为人知的善举和行为,心里的分是越加越满,更发注重起莫氏的发展。

哪一天莫释北点头答应了老爷子的安排,成功的接手莫氏产业,再加上他自己的公司,港城新一代的商业巨头再次冠在了他的头上。

“好的爷爷,稍后我和三弟一起去。”莫杰西山一株森本来对莫释然北和苏慕容的感情充满期待,可是没想到他们两个会那么快分手。

顾念一向目中无人,又是明目张胆的第三者,本来不待见她,可是今天老爷子发话了,自己就是一万个不愿意也得奉命行事,所以听到莫老的安排后立刻应诺道。

隔壁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