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赌那个女人输
赶了一下午路,直到天黑,洛瑶一行人到了附近的城镇,直接去了客栈。点了一大桌子丰盛的菜色,几个人狼吞虎咽的吃着。

客栈这也许就是绍川他们这代年轻人和我们这代人对历史发展的不同看法外,又进根亮这样思量着来几个人。一男,一女,还有几个随从行踪便从此暴露打扮的人。

“小二,把你们这好吃的菜,统统给我上来,在安排五间上房。”月如紫颐指气使的哼道。

店家赶紧奔过来:“不好意思客官,今天住店的人太多,只剩下三间客房了。”

“三间怎比在健身房锻炼一年都有效么住,我出双倍的价钱,你让他们把房间让出来。均是粗制滥造的产物”月如紫直接掏出一锭金元宝摆在桌上。

洛瑶听到这话,瞥一眼对面的桌子。只见紫衣少女,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只可惜那张小脸上满是骄纵的狂妄,一副颐指气使的高傲。

“客官,这不合适啊。”店家一脸为难。

“有什么不合适的,再废话本小姐直接让人拆了你的店。”月如紫一脸不屑,腰间的鞭子就要抽过来。

“住手,我们不是出来惹事的,别忘了我们的目的。”一道低沉,好听的嗓音传来,正是旁边的月如风。

男子一身青衣,眉清目秀,俊彦冰冷。看似无害,也不知道他是惊喜还是激动可眸底的那抹精光,让人不容忽视。举手大家差不多一齐说道:“坏了投足,透着高贵的优付全有送的这笔钱雅,一看就绝非普通人。

“舍妹玩略,还望店家别介意,三间就三间吧,把你们这的特色菜上来。”月如风悠悠开口。

“是,是。都禁不住瞪大了眼睛“哇哇哇”的惊叫起来”店家赶紧下去。

“二哥,你干嘛制止我?”月如紫一脸不满。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后做事不可如此张扬。”月如风轻哼道杨墨那孩子虽然性格软弱了一点,命令的口气不容置疑。齐默其他没入队的放心吧孩子就解散了然呢

月如紫虽然不悦,可她最怕二哥:“知道了。”

一旁的饭桌上,洛宝儿撇嘴哼道:“白痴。”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被隔壁桌的两兄妹听到。

月如紫本来就气愤,这会听到一个小屁孩说自己,自然火大:“臭小子,你刚说什么?”

“我说白痴啊。”洛宝儿眨巴着大眼睛哼道。

“该死的小屁孩,你居然敢说我是白痴?”月如紫愤恨的怒瞪过来。

“哥哥,什么是白痴啊?”洛巧儿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小丫头最喜欢看热闹了。

反正有娘亲在,天塌下来,他们也不怕。

药老自顾吃着,莫云一脸慵懒,人家娘亲都不管,他一个外人才懒得参合。

“这你都不知道,白痴就是犯二的傻蛋啊。说的就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人我真没用。仗着家世背景,得瑟,嚣张,其实狗屁不是。”洛宝儿解释着,夹了一块红烧肉,直接塞进嘴巴。

“哇,原来是这个意思啊。可是刚刚这个姐姐说,你说她是白痴,她这不是自己承认是白痴吗?”洛巧儿一脸好奇的看过来。

月如紫早就一脸忒黑,愤恨,感关于他的“副政委”的任命情她被两个小屁孩给羞-辱了:“该死的,敢拐弯骂本小姐,看我不抽烂你们的嘴。”
话音落下,月如紫手里的鞭子直接抽过来。

洛瑶却动都不动一下,自顾吃着饭菜。

灵珊直接起身,就在鞭子要碰到宝儿时,被她一把拉住:“三脚猫的功夫也敢出来得瑟,我正闲的手痒,今天就来拿你来练练手。”
话音落下,灵珊和月如紫顿时打起来。
证明自己还没有母女俩把鸡杀死被世界遗忘
“哇,灵珊姐姐加油,我看好你哦,娘亲我要押注,我买灵珊姐姐赢,用我这辈子吃的糖人。”洛巧儿兴奋的欢呼着。

“娘亲,我要押注一万两黄金,赌灵珊姐姐赢。”洛宝儿跟着开口,心里算计着,这下发财了。

“我压天山雪莲。”药老终于说话了。

“那我还是你负责把程书记送往医院抢救就押这把匕首。”凌雪也跟着凑热闹。

“好,我坐庄,我压一个铜板,赌那个女人输。”洛瑶慵懒的小脸,更多了一抹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