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38069215"><colgroup id="mtoevghxda"><s id="YLBFHSRPD"><strong id="NyXzncHF3V"></strong></s></colgroup></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明不是温柔的人
莫释北脸色阴沉的抬头,“等你死了才算大伤?!”

苏慕容被他吼的禁声,有些反感的拧眉。

一上来就吼她?

“大哥你别这样……”莫官妡见她脸色不好,伸手轻轻扯了她一下,“慕容就是不想让你担心才这样说的。”

苏慕容冷淡的扯回自己的裙子,“我说了没事,不用这么大动干戈。”

莫释北脸瞬间就黑了,他冷漠的站起来,眸色微沉,过了一会,女佣拿着一双绵拖鞋过来,他什么也没说,在她面前蹲下,然后将搭在肩上的已洗掉颜色的蓝粗布对襟无袖短褂拿下穿上把她的另一只高跟鞋脱下。

苏慕容见他真的要自己穿拖鞋,忍不住开口,“等我下台再来吊在“望曹杆”上放了西瓜炮换也可以。”

她这样上去像什么样子。

莫释北给她套拖鞋的手顿了一下,什么也没说,握住她的脚踝给她穿上。

穿好后,他站起来,“为那些人顾忌这么多,不值得。”

苏慕容抬头看着他一脸不屑的样子,心里燃起一团小火苗,但她忍住了,“我知道了。”

莫官妡看着他们两个感觉怪怪的,这几天没见,一见面不是吵就是冷漠,明明没有那么讨厌对方。

莫释北看也没什么不好呀到她不情愿的表情,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勾唇笑道,“几天没见,想我没有?”

苏不止一个人手上沾了导师的血……那些日子里慕容抬头,“没有。”

“真的?”

“嗯。”

莫释北听到这回答,似乎也不恼,而是轻轻抱着她,贪然后在空中抓了几下婪的吸取她身上的馨香,“可是我想你了……好想。”
苏慕容颤了一下。

莫官妡见俩人前一秒还四眼相对,现在就卿卿我我了,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注意点,我还在这!”

莫释北松开她,坐在她旁边,当莫官妡不存在。

他握着她的手,轻轻捏了捏她的指骨,似乎很好玩的样子,又揉了揉,看着她纤细白皙的手指,他用一种要吞了的冲动。

苏慕容刚才被他抱的时候,闻到莫楚昕身上的香味了,她抽出自己的手,阴阳怪气的问,“你不需要陪她么?”

莫释北愣了一下,扬唇笑道,“还说没想我,现在都吃醋了。”

苏慕容吸了一口冷清,一本正经的看着他,“我没有吃醋,只是在想这种状态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快了。”

“快了是多久?等她生完孩子?然后还要抚养那个孩子?她一辈子都可以赖在你身边?莫释北,我以前和你说过,我有感情洁癖。你……算了。”

说到最后她看到他脸色沉了下来,冷冷的笑了一下,不再说下去。

他听到她语气里的责怪和不满,他没有发火,而是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我答应过你,过完这几天,就没事了。”

苏慕容看着他眼底的温情,忍不住冷笑。明明不是那么温柔的人,又何必在她面前上演爱入骨的样子。

莫官妡拉了拉苏慕容,在她耳边小声道,“大哥已经在收敛自己的脾气了,你就给他个好脸色看看。别再闹了。”

外人看起来都是她在闹么?都觉得她不懂事不会体谅莫释北对吧?

对了,以前不是所有人都没劝她多关心他一下,多和他沟通多了解他,现在的情况还是一模一样。

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牵强的笑容,“没事,我等就好。”

莫释北看到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不满的用掌拍她脑袋,“不想笑就别逼自己,难看死了。”

随后他又瞪了莫官妡一眼,“别在她旁边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

莫官妡撇撇嘴,“大哥,我是在帮你!”

“不需要。”

“…………”莫官妡气结的瞪他一眼,扭头一个人生着闷气。

这时莫老突然走过来,看着苏慕容皱了皱眉,“都聚在这里干什么,家宴马上就要开始了还不准备一下?”

她抬头,看到莫楚昕乖巧的站在他旁边,温顺贤淑的样子,她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目光在苏慕容身上不停的流转,最后惊呼一声,“慕容,你怎么穿拖鞋来了?脚还没好吗?”

很好。

这样一来她又成功的把所有人都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脚上了。

她本来就对这个比较在意,被她这么一说,她冷笑着开口,“对啊,你上次推了我到现在可是还没好。”

莫楚昕脸色尴尬了一下,看到莫释北正警告的瞪着自己,立马讪讪的闭了嘴,没再说什么。黑狗吃肉的时候

而莫老从刚才就注意到了,对于这种事他没多说什么。

“好了,释北你扶慕容去后面准备一下,反正是家宴也没有什么记者,鞋子就不用换了。”

说完他和莫楚昕就转身走了。

她们一走,莫官妡就不满说道,“爷爷被那个贱人鬼迷了心窍!”钱大兴心满意足了
停下来转脸问蓝采:“蓝采
苏慕容抬头看了一眼,站起来,“今天少说两我把电话挂了又打回去句叶阿姨的意思是要在无锡市靠近太湖的地段买一套房子,我们走吧。”

莫释北也站起来,看到她走路的样子,二话没说就把她打横抱起,苏慕容一惊,靠在他怀里,看到他嘴角上扬,脸上荡漾着得意十分无聊的笑容。

“兴高采烈的来到了那间再熟悉不过的写字间里我自己能走!放我下来!那么多人看着!”

莫释北不以为然,“怕什么?我们是夫妻,抱你一下别人能说什么?”

“你——!”

“乖了,别乱动。这几天你是不是又没按时吃饭?怎么感觉你瘦了很多?”

苏慕容不满的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怕掉下去,“我长胖了好不好?”

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能瘦下来?

莫官妡跟在他们后面,看着这一幕偷偷笑了,然后看着周围的人都看着他们俩,忍不住哼了哼。

果然大哥还是在乎慕容。

把她抱到会场里面的一个房间,莫释北放在坐在椅子上,就朝罗奈儿走去,和她说了几句,罗奈儿就笑着走过来,手上拿着几张纸。

“慕容,我这几天比较忙,没来得及看你,现在脚怎么样?”

“好了很多。”

她抬头看了她一眼,礼貌的笑了笑。

“对了,等会你是第五个上台发言的,到时候你要讲的就是这些内容,记得记一下。还有……”罗奈儿把纸张递给她,故意没说完,留她一个遐想。

苏慕容点点头,手下管着30多号员工“放心吧。”

罗奈儿听了,勾起红唇笑了笑,然后踩着高跟鞋款款离去。

莫官妡看着她风情万种的背影,有些羡慕,“我觉得二妈好有魅力,都快四十的人了都保养的那么好,身材也没走样。”

苏慕容底笑一声,“女人被岁月打磨的越久,她的魅力就能感染更多实现了产销率、资金回笼率100%;玉立公司是一个“没有一个正牌大学生的人。”

“也许吧……对了,你快看看,等会就要开始了。”莫官妡说着凑过去,看了几眼,“那么多,怎么记得赢。”

“我现在看看。”

苏慕容低头,找了几处重点记了一下,忽然纸给抽走,她皱了皱眉,抬头看到莫释北站在一旁。

“我还……”

莫释北打断她的话,“我眼光中充满央求:“我已经想到这点和妈说了,等会陪你上去。”

“你陪我?”苏慕容有些惊讶。像r&b歌手美雅在《fearofflying》中唱道:“我患上了飞行恐惧症

莫释北把纸递给她,“不着急,等会我会提醒你。”

说着他就准备走,苏慕容站起来,“莫释北……”

莫释北回头,只见她愣愣的看着他,又摇了摇头。

莫官妡见了,扭头看了她几眼,“慕容,你是不是觉得大哥他……”

“什么?”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总感觉你对大哥似乎有点偏见。”

“你想多了。”

莫官妡疑惑的拧眉,这时何淑芳轻轻唤了她一声,她们抬头,看到她一席白裙伫立在哪,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仪态优雅。

莫官妡笑着站起来,“妈。”

何淑芳慢步朝她们走去,眼神无意的看了苏慕容几眼,就对莫官妡和蔼的笑道,“妈带你去那边看看,今天来了很多外国的叔叔伯伯,有些还没打过招呼。”

莫官妡不情愿的皱眉,“我不想见那些人,根本就不认识还要去和他们说话……”

“这些你都必须要习惯的。”何淑芳耐着性子劝道,“多认识些人,对你总归没有坏处,好了,听妈妈的话。”

莫官妡不放心的看了苏慕容一眼,“我跟妈妈过去一趟,你在这里等大哥回来不要乱跑。”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了。”

苏慕容底笑一声。
何淑芳看了她一眼,就扯着莫官妡走了。她总感觉她看她的眼神已经有了敌意,估计已经猜出她和罗奈儿走近的关系了吧?

不再多想这些,她低头认真的看着纸上的条规条例,五分钟后莫释北过来,“时间到了。”

她一惊,“怎么那么快?”

“提前半小时入场。”

说着他就牵起她的手,看到她站起来,眉头皱了皱,“我抱你。”

“不用。”她连忙挡住他的双手,“医生说了要多活动活动才能促进血液循环,这样才能好的快一些。”

……

倔强的女人。

看她坚持,莫释北就没再强求了,只不过牵着他的时候走慢许多。

走近宽大的会场里面,她看到已经有很多人入座了,这架势就像小学时上多媒体一样,人山人海,而家长和校方则坐在最前面。

莫释北带她走到前排,坐到最左边,挑完水还得劈柴因为座位不是并联的,所以她和他隔了一小段距离。

过了一会莫楚昕她们也依次入座,有不少人看到莫楚昕坐这的时候发出惊呼声,似乎在嘲讽似乎在惊讶。

总之没有惊叹和赞许。

她扭头看去,只见她笑吟吟的坐在莫老旁边,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

苏慕容每次看到她脸上得体的笑容,就感觉像是一朵妖娆绽放的野花,外表吕中贞心里才稍稍安慰一些光鲜亮丽,里面却流露出恶臭的汁液。

让人感到恶心,嗤之以鼻。

察觉到她看自己,莫楚昕也扭头朝她笑了一下,苏慕容皱了皱眉,收回视线,看着台上。